Home » Archives by category » 整体内容 » 新闻 » 文化

“YG娱乐”将在京畿道建设“K-POP集群”

据韩联社15日报道,韩国著名娱乐经纪公司”YG娱乐”计划在京畿道议政府市山谷洞一带建设面积达4.96万平方米、具备大规模演出场地和流行音乐体验设施的“K-POP集群”。京畿道政府表示签约仪式将于16日上午11时30分举行,京畿道知事(相当于省长)南景弼、YG娱乐和YG PLUS代表理事梁珉锡、议政府市市长安炳龙等人士将出席签约仪式。 根据协议,YG娱乐将投资1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7亿元)用于土地购置费和施工费等,预计于2018年建成该集群。集群内将建设大规模音乐演出场地、5个小型演唱会场地、以亚洲流行音乐为主题的展示体验馆、为流行音乐创作人打造的酒店、摄影棚、时装和化妆品等文化商品卖场等。 议政府市计划将“K-POP集群”和YG洛杉矶中心建立连接,成立“全方位亚洲&美洲本部”以培养优秀人才。市政府还计划将“K-POP集群”和坡州、高阳市的文化艺术集群相连,打造同时实现流行音乐创作、流通和消费的空间。此外京畿道政府表示,“K-POP集群”建成后有望创造600多个工作岗位,并吸引大量国内外游客,以此推动地区经济的发展。

BEAST等男团因签证问题 无缘金唱片颁奖礼演出

据韩联社14日报道,有韩国“格莱美”之称的“金唱片奖”第29届颁奖典礼于14-15日在中国北京万事达中心举行。但据韩国音乐界14日消息,由于主办方的工作失误,男团BEAST的5名成员、GOT7的2名成员和防弹少年团的1名成员未能取得演出签证,无法在颁奖典礼上登台演出。 三个组合所属经纪公司分别证实了上述情况。其中,BEAST所属经纪公司相关人士表示,BEAST的6名成员已全部前往中国,但只有孙东云取得了演出签证。 金唱片奖最初在1986年由韩国唱片协会创办,被称为韩国的格莱美奖。近年来随着K-POP在亚洲影响力的扩大,一年一度的颁奖典礼也曾在韩国以外的日本大阪和马来西亚吉隆坡等地举行。今年在北京举行的颁奖典礼特设了“爱奇艺中国网络人气大奖”。获奖歌手由网民通过网络投票选出。

《奔跑吧兄弟》创综艺收视率新记录

《奔跑吧兄弟》创综艺收视率新记录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SBS电视台14日表示,其与中国浙江卫视共同制作的韩国人气综艺节目《Running Man》中国版——《奔跑吧兄弟》9日以高达4.216%的收视率创下中国综艺节目史上最高收视率。 《奔跑吧兄弟》是浙江卫视引进韩版《Running Man》推出的大型户外竞技真人秀节目,由浙江卫视和韩版《Running Man》制作团队SBS联合制作,节目于2014年8月28日正式开机,10月10日登陆浙江卫视周五21:10黄金档。《奔跑吧兄弟》去年10月10日开播时收视率达1.149%。播出仅三周收视率就超过了2%,第12集收视率突破3%,上周又升至4%以上。 节目的七位固定成员是邓超、王祖蓝、王宝强、李晨、陈赫、郑恺及Angelababy(杨颖),每期会有不同的嘉宾加盟。SBS电视台表示,中国电视观众认为出演明星不顾形象积极参加游戏非常有趣。中国媒体也对《奔跑吧兄弟》好评如潮,还报道称中国最具人气的多名明星也表示愿意出演第二季。 SBS《Running Man》由韩国著名笑星兼节目主持人刘在锡和池石镇、嘻哈组合Leessang成员Gary、演员宋智孝和李光洙、歌手金钟国以及HAHA等明星出演,每周日播出。该节目在韩国也是人气极高的一档综艺节目。 <照片/newsis>

韩国版《许三观卖血记》在韩国上映

韩国版《许三观卖血记》在韩国上映

电影《许三观》9日在首尔市城东区往十里CGV影院,举办了试映会。担当导演及主演的河正宇以及河智苑出席了本次试映活动。 据悉,小说《许三观卖血记》电影的改编权早在2000年就被韩国映画世界株式会老板安东圭买下。最初计划由中韩合拍该片,并且由中国导演和演员来创作。余华曾推荐姜文自导自演,姜文也欣然同意,但由于审查原因,拍摄搁浅最后不了了之。直到14年后,“许三观”才正式开机。 中国读者熟知的《许三观卖血记》是著名作家余华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背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许三观作为一家之长为生活所迫,一次次为了妻子、孩子、情妇而去卖血,度过了人生一个个难关。然而,许三观的身体每况愈下,当他想卖一次血来换一顿猪肝吃时,血站却不再接受他的血……2007年6月,小说《许三观卖血记》在韩国发售并热卖。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版《许三观》中,许三观不仅变成了韩国人,故事大背景也要变成韩国的历史,以一个小人物的命运见证朝鲜半岛历史的变迁。韩国影坛风头正劲的且获得四次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演员奖的河正宇饰演韩国版许三观,河智苑将扮演他的妻子“村花”许玉兰,另一位韩国明星尹恩惠饰演林芬芳。 据安东圭介绍,当年有一位朋友把韩文版的《许三观卖血记》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一天晚上他偶然翻看了这本小说,非常激动,立即着手辗转联系到余华,买下了电影版权。其实,在安东圭之前,一位意大利导演也曾与余华联系,希望能够将这部小说搬上银幕。最终余华选择了安东圭,最主要原因恐怕还是安东圭数次到北京与余华商讨改编事宜,两人在频繁接触中成了“哥们”。 安东圭说“当初我和余华都希望由姜文来自导自演。而姜文从戛纳归来,与余华见面后,也答应了他的要求。但由于剧本一直没有能够通过审查,结果使得该片无法在中国拍摄。”反复思量后,安东圭决定将该片改编为韩国电影,“其实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韩国也曾经卖血成风,韩国人对这部小说里写的内容也是感同身受。” “韩国版”许三观的故事讲述了出生在平壤的“许三观”靠卖血度过了朝鲜时代、日本占领时期、南北分裂等一个个人生难关,以一个小人物的命运见证朝鲜半岛历史的变迁。该片是河正宇与河智苑的首次合作。该影片将于2015年1月15日正式上映。

韩国无言喜剧《乱打》累计观众破1千万人次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人气很高的无言喜剧《乱打》制作公司PMC Production表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乱打》在国内外累计观众达到10085010人次,在韩国本土的演出首次突破1千万。 《乱打》于1997年10月进行首场演出,是韩国最初公演的没有台词,仅用肢体语言进行表演的无言喜剧。其内容以厨房发生各种搞笑动作为题材、搭配精心设计的音乐、特技、灯光、魔术及观众互动等形式,把观众熟悉的厨房作为背景,讲述三名厨师等准备婚宴的过程中发生的故事。它巧妙地把韩国传统打击乐“四物游戏”节奏融入到表演当中,总共由5人表演。 《乱打》曾登上伦敦爱丁堡和纽约百老汇的舞台,在51个国家289个城市演出,表演场次达到31290次。《乱打》的第1千万位观众是去年12月29日在首尔忠正路《乱打》专用公演馆观看的公演的一名中国人。由于其表演没有语言限制所以深受外国游客的喜爱,特别是近年来访韩中国游客日益增加,《乱打》也成了中国游客们到韩国旅游时的必选项目之一。

观众突破1亿大关韩国电影进军好莱坞

观众突破1亿大关韩国电影进军好莱坞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日 消息,“观众突破1亿人次的韩国电影将进军好莱坞和中国” 代表韩国电影的“导演3人帮”——奉俊昊(44岁)、朴赞郁(50岁)、金知云(49岁)突破了忠武路的束缚,向世界舞台发出了出师表。2012年,韩国电影观影人数突破1亿人次,忠武路电影界创造了新的纪录,他们的活动领域是否会扩大至整个地球,令人期待不已。 具体而言,奉俊昊导演即将奉献出《雪国列车》这一全球大作,朴赞郁导演和金知云导演也将各自奉献出《Stoker》和《The Last Stand》两部好莱坞电影,展示出了正逢第2次文艺复兴的韩国电影的自信。 除了他们,《美女的烦恼》和《国家代表》等作品的金容华(音,42岁)导演也通过《棒球名猩》这部3D电影直指急速增长的中国市场。另外,美国专业电影公司“20世纪福克斯公司”全额投资的首部韩国电影《running man》也即将与韩国国内观众见面。可以说,在新的一年,韩国忠武路电影界的关键词就是“全球化”。 ◇代表导演三剑客同时出击 《雪国列车》是以2031年迎来新冰河世纪的设定为背景创作的SF电影。生存者们将登上1001辆雪国列车,如同诺亚方舟一样,在没有任何生物可以生存的地球上疾驰。 该电影由韩国主导创作,美国、日本和法国等也参与其中,是一部耗资4000万美元(430亿韩元)的跨国影片。演员阵容也来自多个国家,包括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艾德·哈里斯(Ed Harris)、约翰·赫特(John Hurt)、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宋康昊和高雅星等人。奉导演对法国同名漫画进行了1年时间的加工改编,从而完成了这个剧本,仅保留了原著中将火车分为富人区和穷人区以及火车最前方有神秘发动机等故事框架,改变了其他全部事件和故事。 奉导演表示“我想通过现今世界的缩影‘雪国列车’里的矛盾、爱与合作来探索人类的本质”。2011年在捷克拍摄的这部影片将于今年夏天在韩国国内、美国和欧洲等地同步上映。 即将于本月末上映的金知云导演的《The Last Stand》如同前作《好家伙 、坏家伙 、怪家伙》(2008年)一样,整部影片将以在荒凉原野上的疯狂奔驰为主线,讲述驾驶着时速450公里的超级汽车逃往墨西哥国境的越狱大毒枭被一个幽静村子中的保安所阻拦的故事。 金导演表示“高科技恶徒和低技术保安的对决和明显的速度对比是这部影片的核心”。回归好莱坞的阿诺·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在影片中饰演老保安的角色。 计划于2月末上映的朴赞郁导演的《Stoker》是由文特沃斯·穆勒(Wentworth Miller)担任编剧的恐怖片,影片讲述叔叔【马修·古迪(Matthew Goode)】出现在刚结束父亲葬礼的叛逆期少女【米娅·华希科沃斯卡(Mia Wasikowska)】面前后,少女与母亲【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共同生活的房子中出现了一系列诡异事情的故事。 朴导演表示“神秘叔叔介入关系不好的母女之间后,使他们的三角关系出现了令人森冷的紧张感”。 ◇没有国境的电影市场 金容华导演的《棒球名猩》是韩国电影史上首次全部使用3D拍摄的影片,主人公大猩猩通过模拟截图(在演员身上安装感应器,将其再现到影像中的技术)和电脑制图制作而成,该作品改编自许英万的人气漫画《第7军团》。 该片讲述了中国杂技团少女薇薇(徐娇饰)和打棒球的大猩猩“玲玲”入选韩国专业棒球队并成为超级巨星的故事。在230亿韩元的制作费中,有25%为中国专业电影公司华谊兄弟投资,本片将于今年7月在韩国国内以及中国、香港、台湾等地同时上映。 利用好莱坞资本制作的韩国电影也将上映,这就是由申河均担任主演的《running man》(赵东五导演作品,4月初上映)。本片由20世纪福克斯全额投资。在此之前,好莱坞公司虽曾部分参与过韩国电影的制作,但全额投资尚属首次。这也说明,韩国电影的内在竞争力获得了国际认可。该片讲述了白天在汽车厂工作,晚上驾驶出租车的家长在偶然情况下被卷入杀人事件而成为逃亡者的故事。 20世纪福克斯韩国代表吴尚浩(音)表示“我们认为,这部作品展示了韩国独特的情感和动作风格,展示了韩国电影新的可能性,所以选择这部影片作为首部投资的韩国电影作品”。

韩国国民大学-名士辈出之地

韩国国民大学-名士辈出之地

韩国国民大学(校长柳智穗)在设计、汽车、建筑等多方面实力雄厚。国民大学在韩国率先创办了设计类学科,并将其导入了设计学教育范畴。而其所属的汽车工业领域,直接受到政府支援,被誉为全球前十位的学科。 如上所述,国民大学在造就专业特殊化、提高学校品牌效益方面,在韩国范围内是较为成功的典范。并且逐步拟定开设发酵效能学科、统计分析学科,以及新设经营分析等不同专业。 韩国国民大学柳智穗校长表示“不仅需要培养特殊领域的专家,更需要培养复合型人才”,“在把握时代社会脉搏的基础上,在教育领域,以最快的速度培养贡献社会的优良人才”。 每年提供305亿韩元选拔1万名优秀学生授予奖学金 国民大学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这座学校是曾经位于上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成员-海公申翼熙先生,在解放以后回到国内,以从建国家为目标创办的。海公先生在担任第一任校长的时期,提出了“读书不忘救国”的口号。 此后,1959年双龙集团创始人省谷金成坤先生接任大学校长。在双龙集团的支持下,学校新增了经营学部、工学部,扩大了一定规模。1981年开始逐渐形成综合性大学雏形。到目前为止,有2万3000名在校学生。其中有1万名学生正在分享共计305亿的巨额奖学金。 10万名同门校友 到现在为止国民大学共有同门学友10万名,他们来自于不同的学科,在社会上从事各不相同的职业。 在1980年以前入学的学生基本属于法学、政治学、行政学等学科,他们在社会各界包括政界、宗教界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力。在双龙集团接手学校以后,新开辟了经济、经营等面向世界的学科,出现了一大批引人注目的代表人物。 安哲秀赶赴国民大学讲演 国民大学的汽车工程专业在国内享有盛誉,并且领先在汽车技术研究的前沿领域,吸引着韩国政界对科学技术发展有独特兴趣的领导者。韩国总统候选人安哲秀就曾在国民大学发表演讲,倡导提高无人驾驶技术发展水平。 与其他大学不同,国民大学更加重视导入计算机发展实践性教育。因此,该学科的就业率接近100%,70%以上在建筑研究所等重要部门担任核心技术工作。 培养诚实笃信的优秀人才 国民大学立志于培养诚实、热情具有成长潜在力的人才。柳智穗校长指出“在学校坚实强大的经济后盾的基础上,聚集各地的优秀的学生,培养进取意识强烈的人才,一直是国民大学的梦想”,同时“培养学生不仅仅是为了让他们学业有成,毕业以后有一个好的工作,更希望他们通过四年的学习生活,对自己的人生和未来的有一个设计,树立远大志向,而国民大学正在为成为人才的摇篮而努力”。 TheAsiaN 编辑局 news@theasian.asia

右翼势力影响东亚和平 领土纷争阻碍“鸟叔”进军日本

右翼势力影响东亚和平 领土纷争阻碍“鸟叔”进军日本

近日,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可谓红透半边天的由韩国著名歌星“鸟叔”演唱“江南style”,在日本竟然是无人问津,一连坐了4个月的“冷板凳”。这一现象居然就发生在与韩国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似乎是完全不可思议。 为此,韩国东国大学金益基教授近日在日本举行的“东亚社会学者学术会议”上,对韩流在日本消沉问题作出了详细的分析。 对韩流极其感兴趣的一位日本社会学者,带着夫人一同去了《冬季恋歌》(2002)的拍摄地。可就是这位学者,在本月的23日才第一次听到了7月15日推出单曲CD后风靡了全球的《江南style》,大家对此表示了震惊。 金益基教授(东国大学社会学)24日在自己的脸谱留言板上上传了一段话,“几位日本朋友在我的发表(与韩流有关的研讨会)后,也就是昨天,第一次接触到了 《江南style》这首歌。” 由中日韩三国的社会学者构成的‘东亚社会学者学术会议(East Asia Sociologist Network, 简称EASN)’年会,于22日在日本东京的上智大学举办。 金益基教授教授会议的第二天,在‘东亚思考(Minds)和文化’分科上做了题为《东亚韩流和反韩流》的主题发表。 金教授在发表结束后,得知从韩国的邻国-日本来的一位社会学者,就在自己学术发表前的一天才接触到《江南style》这首歌。 金教授对此表示不可思议,因为在过去的四个月里,不论是在美国Billboard排行榜,还是世界各地模仿歌手朴载相的视频蜂拥而出,《江南style》已经成为了地球人人尽皆知的歌曲。 年会最后一个环节是宣读中日韩三国的社会学者间相互理解和合作的决议文。在决议文中,提出了为消除近来在三国间发生的领土纷争等问题上产生出的彼此不信任和矛盾问题的六点解决方法。 这六点方法分别是 ▲以东亚共同的理解关系解决领土问题 ▲激活‘学术交换 ▲ 鼓励与东亚交流构成有关联的个人或是集团研究 ▲ 要特别关注能够成为东亚社会共同体奠基石的各国人民间的交流等。 于此同时,还包括▲在各自的公共领域和学术领域中,为了共同享有东亚交流而特别做出努力之外,还要为逐渐实现东亚共同体而制定社会文化政策和教育政策的决议 ▲ 为防止三国共同谈及到的这些政策后退而努力,把“东亚共同体”想法具体化的同时,将这一想法向周边国家扩大的六点解决方法。(宋贞子译) news@theasian.asia

共同繁荣民族文化,韩国‘阿里郎奖’授予朝鲜学者

共同繁荣民族文化,韩国‘阿里郎奖’授予朝鲜学者

近日,韩国第七次具有弘扬民族文化意义的“阿里郎奖”评选揭晓。最终胜利者有两位,其中一位是出生、成长在韩国本地,经过多次评选后最终优胜者。而另外的一位获奖者则是一位来自朝鲜方面的朝鲜民族音乐舞蹈专家—朝鲜民族音乐舞蹈研究所的尹所长。 韩国文化业界人士表示,南北代表本次共同获得第七次“阿里郎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次获奖的朝鲜籍人士尹所长是一名从事韩民族经典文化阿里郎研究的专业人士。他著有许多即具有影响力,又脍炙人口的作品,其中包括为业内人士所熟知的《朝鲜民族音乐集》、《朝鲜民谣1000首》、《启蒙时期歌谣选集》、《朝鲜民谣选集》等等。 另外一名来自南韩的获奖者,曾经在在《阿里郎》、《检察官和女老师》、《沈清传》、《大西洋的秘密》、《拿破仑的探子》等百余部电影中担任解说一职。 特别是他曾经在韩国著名的无声电影《阿里郎》(1926)当中,担任解说而深受好评,他的声音在韩国可谓家喻户晓。 据悉,本次活动的举办主要是因为,作为阿里郎奖的主办机构韩民族阿里郎联合会,希望能够借助本次颁奖机会,向同为阿里郎研究机构的朝方发出合作意向。 韩民族阿里郎联合会理事长表示,为了打开和朝鲜交流的局面,特将奖项授予朝鲜学者。另外,他还特别指出,无声电影《阿里郎》在没有胶片的情况下,解说(口述)的存在显得尤为珍贵。 TheAsiaN编辑 news@theasian.asia

亚洲最初多国记者舆论联盟“TheAsiaN”传媒执行董事李相起

亚洲最初多国记者舆论联盟“TheAsiaN”传媒执行董事李相起

近日,韩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媒体《朝鲜日报》报道了关于亚洲记者协会创办人李相起先生和他的“TheAsiaN”传媒的故事。 联合全世界32个国家,每日有来自150余个国家的读者访问阅读。 “已经一年了,到现在为止步入了正轨”,“TheAsiaN”传媒执行董事李相起如是说。从他的言语中感到一丝自豪感。事实上,他的名字耳熟能详,他就是曾经的韩国记者协会会长。他从1988年开始从事记者工作,直到2010年结束记者生涯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2002-2005年兼曾就任韩国记者协会会长一职。 他高瞻远瞩,于2004年率先开创了亚洲记者协会。自2009年开始他带领由10名亚洲记者协会全体副会长组成的团体心投意合、齐心协力,准备开垦一片新的媒体领域。在经历了2年时间的精心准备以后,终于在一年前创立了“TheAsiaN”传媒,成为韩国国内唯一的一个有来自世界的多国记者组成舆论人士联合体。在成立的最初就确定了“展望未来”、“真实现场”、“沟通空间”等目标。正如上面所说,以亚洲记者独特的视角报道发生在亚洲的事件。  “TheAsiaN”传媒由来自韩国、中国、印度、中东地区等地的50余个国家150余名记者组成的强大记者阵容。不仅是国内的通信社,甚至包括中国新华社,Onbao传媒,此外土耳其CIHAN通信社、科威特《阿拉伯世界》杂志、摩洛哥作家联盟等多方海外机构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现在共计有4种语言面向32个国家报道发生在亚洲的各类事件。 自2011年11月11日创办了韩文、英文版面,5月11日创办了中文版面以后,“TheAsiaN”传媒 于创刊1周年之际开创了阿拉伯语版面。以四种语言,平均每日向世界不同语言的国家播报近40-50条新闻。每天都有来自150国家和地区的读者点击阅读。预计在明年下半年发行纸刊。执行董事李相起先生表示“励志摆脱西方媒体角度,客服西方对亚洲的偏见,真实报道亚洲生活”是“TheAsiaN”传媒的发展目标。  “TheAsiaN”传媒有着极为广阔的联系网络,这是其最大的长处。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伊朗律师艾巴迪担任亚洲记者协会宣传大使。此外,2010年CNN选拔出的尼泊尔女英雄阿努拉德、韩国现任国奥总教练洪明浦、前同伴生长委员会委员长郑云灿等等都是亚洲记者协会的撰稿人和支持者。 此外,“TheAsiaN”传媒还对2012年韩国万海文学奖获得者、女性运动家、诗人科威特苏阿德公主等著名阿拉伯世界文学作品在亚洲区域的传播起到着重要的作用。 TheAsiaN 编辑局 news@theasian.asia

日本的故事:诺贝尔奖与爱国心

日本将沉没;过不多久,东京会有极强的地震;富士山会发生火山爆发。每当听到类似消息的时候,总要召唤在东京上班的弟弟回国。 就在这时,山中伸弥(1962~)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传来,似乎向人们证明了“日本依旧存在”的事实。虽然这比不上1949年汤川秀树(1907~1981)作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日本人,对战后消极的日本国民来说,打了的那一强心剂的效果,可还是为长期处于经济萧条期,以及日本东部的大地震所引发的一系列负面消息的日本,带来了一丝曙光,也告诉外界,日本依然充满着希望。 “我是一名小小的研究员,日本东部的地震和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没有政府的支援是根本无法进行研究的。把此奖项献给日本。”从这番话当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对日本的信赖、感激和热爱。我不认为向某某表示感谢,把此殊荣献给某某诸如此类获奖感言是老掉陈词。 1970~1980年的日本 山中教授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1970~1980年代度过了学生时代,此时的日本,经济快速发展,日子也越过越好。哈佛大学名誉教授 Ezra F.Vogel(傅高义)教授在出版的《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一书中提到,1979年的日本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工业国家。那么此时的山中教授大概还是名高中生。这时我也在日本读书。 日本在经济发展之后,成为了先进国家的领头羊,人们也开始更加关注个人的幸福。从1970年开始,倡导“充裕教育”之后,缩减上课时间和学习量的同时,更加重视为提高综合思考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实施体验学习。比起为国家培养优秀的劳力而言,日本更提倡全人教育。 课后小组活动比正规课程多样化。我亦是拿着比书包还大的美术用具包去学校,有时还会搞不清去学校是为了学习,还是为了参加小组活动。 学校不挂国旗,只记得毕业典礼的时候,听到过《友谊地久天长》,却对唱《君之代》(日本国歌)没有丝毫记忆。 感谢之情 在东京生活的70多岁老人说过这样一番话,“如果我中了彩票,我会把钱全部献给日本。这只不过是我对我在这个国家可以毫无担忧的度过余下生活,而表示的一点小小的谢意。”听到后,不仅大吃一惊。说这番话的人不是什么特殊人士,而是年轻时,辛勤的工作,现在依靠退休金,独自过活的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 生活谈不上奢华,每个月拿着一定的退休金,生病时叫救护车去医院,住院了也无需另找看护就可以享有看护的体制,不用向子女伸手,也能维护自尊心的体制。这位老人说的‘日本’大概就是具有上述体制的国家吧。 山中教授的“把此奖项献给日本”这句话当中,所谓的日本就是具备科学家可以潜心研究的体制。在他的发言中,饱含的对国家的热爱和感激也是对这一体制的赞美之情。 日本也正面临年轻一代的理工科就业难的问题。山中教授为所长的这家位于东京大学ips研究所也因为研究经费不足而导致200多名员工中,正式员工不足10%。此类现象在日本其他研究所也屡见不鲜。但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日本政府都不会削减占有国内生产总值2%的研究开发预算。另外,其中的三分之二必需要投入到基础科学领域当中。对于政府一如既往的支持,不得不心存感激。 爱国教育 作为下届首相候选人的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将爱国教育作为教育基本法。大阪市长桥下彻规定唱国歌时必需要起立。现在的日本陷入了‘爱国主义综合征’,这意味着在1970年~1980年代,伴随着由在经济发展时期树立的自信心当中建立的体制正在瓦解。 长时期的经济萧条,使得日本的未来不明了,似乎不可能再有同现如今一样的福利和投资了。就在这时,日本开始强调爱国教育。但,爱国心不是强调了就能够产生的。不管怎么说,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由此会产生另外一个悲剧,这是需要通过历史来记住的。(宋贞子译) The AsiaN 编辑局 news@theasian.asia

土耳其记者“希望TheAsiaN也能为土耳其文字开辟一片天空”

2年以前的某一天我一如往常地在报社上班。世界新闻主编要求我写一些关于不久以前发生在菲律宾的纠纷事件。为了给我提供有效的参考,主编给我发了电子邮件,提供了欧美新闻界就这一问题发表的不同主张及相关网站的资料。 事件爆发的核心是由领土纷争而引起的起的问题。但是当我打开网页时却看到了很多带有“恐怖主义”字眼的文章。在菲律宾的南部确实存在着恐怖主义的问题,对于此事,我也是略有所闻。但是本次事件发生在菲律宾的西北地区,令我对此产生了疑惑,并下决心继续详细调查下去。 结果根据调查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欧美新闻界滥用了关于“恐怖主义”的词句。在他们的文章中出现的所谓的“恐怖”事件,事实上与真正的“恐怖主义”毫无关联。所说的领土问题也不过是当地两大势力之争。根据考察在对于这一事实的传达过程中,欧美新闻界以讹传讹,最终谬以千里。 在此处谈及这一问题,主要是借亚洲记者协会“TheAsiaN新闻”(以下简称“TheAsiaN”)成立一周年纪念之际,对其所起到的作用而激发的联想。1年前为建设亚洲记者“共同网络家园”而成立的“TheAsiaN”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极为显著的成果。 在短短的6个月期间,便在韩文、英文版面的基础之上创造了中文版面,以三个不同国家的语言实现了最快捷的新闻传播。这与亚洲的其他媒体有着十分巨大的差异。 首先,网络媒体“TheAsiaN”帮助亚洲世界不同国家的人,通过属于自己的媒体渠道而并非是西方渠道获取了准确的舆论信息。 其次,为“TheAsiaN”提供撰稿服务的都是来自不同地区,在不同方面的专家人士。对于我来说,我并非是到这来看我自己的文章是否被采用,更多的是希望每天能够通过“TheAsiaN”的韩文、英文、中文版面了解在亚洲发生的最新事件。对于中文版,我每周都会点击阅读。 时值“TheAsiaN”网络媒体创刊1年之际,又新增了阿拉伯语版面。“TheAsiaN”计划在不远的将来不断继续开设其他语言的不同版面。在我看来如果以现在的发展速度“TheAsiaN”在不久的将来将极有希望成为亚洲舆论的代表,最后我以一名土耳其记者的身份,希望亚洲记者协会能够尽快开创土耳其版面! news@theasian.asia

尼泊尔尼佤族庆祝传统新年

尼泊尔尼佤族庆祝传统新年

尼泊尔当地时间11月14日,在首都首都加德满都,成群结队的尼佤族居民走上街头,庆祝本族族历1133年度新年。他们穿街越巷、载歌载舞,用不同的庆祝方式祈祷在新年里,灵魂能够得到净化,生活更加美满幸福。 The AsiaN 编辑局 news@theasian.asia

印度各大城市准备宗教灯节

印度各大城市准备宗教灯节

印度当地时间11月12日,在印度阿拉哈巴德市中心某地,人们为庆祝印度教节日,张灯结彩,精心做好准备。  在宗教游行庆典过程中,一名装扮成神猴哈努曼的印度男子的表演博得了围观群众的阵阵掌声。 手工艺品店在节日期间业务繁忙,具有财富象征的女神像备受顾客亲睐。 节日时女性购物的最佳时机,上图为两名一度妇女在印度首都新德里某大型购物中心选择首饰。  印度艾哈迈达巴德是一名烛光前的印度女孩。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坐在象征着幸福的烛光前。 news@theaisan.asia  

韩媒抱怨中国娱乐市场“进军难”

韩媒抱怨中国娱乐市场“进军难”

韩国知名日刊《朝鲜日报》13日在娱乐版显著位置登载了一篇题为《中国市场难攻 韩娱乐公司力寻突破》的文章。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在维护版权的法制工作方面的不足,并且以强烈的口吻指出,韩国娱乐企业在中国无法“大展宏图”的原因并非其作品内容缺乏文化兼容,而主要是由于难敌盗版非法出品物泛滥的现实。 文章列举了韩国著名娱乐公司某董事的话指出,一部还未经出口中国的电视剧,竟然已经有了上亿的“中国票房”。 此外,文章还集中地分析了韩星为何必须“进军中国”的理由。首先,文章认为从目前的韩国歌手的发展模式来看,其青春期短暂。业界人士指出这种发展模式已经步入末期,将无法适应日益发展变化的娱乐时代要求。 其次,从韩流的内容角度来看,歌手、娱乐公司大多选择“流行模式”,即我们常说的K-POP。在这种情况下,POP音乐模式已经一度登峰造极的日本市场,显然过于饱和,绝对不是最佳选择。而尚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市场则是韩国各大娱乐公司据对不能抛弃的“效益最强有力的保障”。 然而,“如何进军中国?”这一问题成为了几乎是另每一位艺人、企划人、董事、甚至是每个传媒公司面临的最为头痛的问题。 曾在中国生活长达十年之久,被誉为“中国通”之称,目前专门致力于以最快捷的方式向韩国传播中国信息的“Onbao”网站执行董事金先生近日就曾向笔者表示,“很多向中国进军的韩国媒体,都不得不面临失败的惨剧”。 在此其中,版权成为了问题的中心所在。 例如曾经在韩国获得不菲票房收入,同时又受到中国大众喜爱由韩国著名影星元彬主演的《大叔》等就曾以部分股份分利的形式尝试进入中国,结果因遭遇当地盗版冲击,收益甚微。 就此,业内人士指出“积极敦促中国政府有效控制盗版,保护企业利益才是真正解决这一问题的瓶颈”。 The AsiaN 编辑局 news@theasian.asia

Page 1 of 8123Next ›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