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故事:诺贝尔奖与爱国心

日本将沉没;过不多久,东京会有极强的地震;富士山会发生火山爆发。每当听到类似消息的时候,总要召唤在东京上班的弟弟回国。

就在这时,山中伸弥(1962~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传来,似乎向人们证明了“日本依旧存在”的事实。虽然这比不上1949年汤川秀树(1907~1981)作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日本人,对战后消极的日本国民来说,打了的那一强心剂的效果,可还是为长期处于经济萧条期,以及日本东部的大地震所引发的一系列负面消息的日本,带来了一丝曙光,也告诉外界,日本依然充满着希望。

“我是一名小小的研究员,日本东部的地震和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没有政府的支援是根本无法进行研究的。把此奖项献给日本。”从这番话当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对日本的信赖、感激和热爱。我不认为向某某表示感谢,把此殊荣献给某某诸如此类获奖感言是老掉陈词。

1970~1980年的日本

山中教授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1970~1980年代度过了学生时代,此时的日本,经济快速发展,日子也越过越好。哈佛大学名誉教授 Ezra F.Vogel(傅高义)教授在出版的《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一书中提到,1979年的日本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工业国家。那么此时的山中教授大概还是名高中生。这时我也在日本读书。

日本在经济发展之后,成为了先进国家的领头羊,人们也开始更加关注个人的幸福。从1970年开始,倡导“充裕教育”之后,缩减上课时间和学习量的同时,更加重视为提高综合思考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实施体验学习。比起为国家培养优秀的劳力而言,日本更提倡全人教育。

课后小组活动比正规课程多样化。我亦是拿着比书包还大的美术用具包去学校,有时还会搞不清去学校是为了学习,还是为了参加小组活动。

学校不挂国旗,只记得毕业典礼的时候,听到过《友谊地久天长》,却对唱《君之代》(日本国歌)没有丝毫记忆。

感谢之情

在东京生活的70多岁老人说过这样一番话,“如果我中了彩票,我会把钱全部献给日本。这只不过是我对我在这个国家可以毫无担忧的度过余下生活,而表示的一点小小的谢意。”听到后,不仅大吃一惊。说这番话的人不是什么特殊人士,而是年轻时,辛勤的工作,现在依靠退休金,独自过活的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

生活谈不上奢华,每个月拿着一定的退休金,生病时叫救护车去医院,住院了也无需另找看护就可以享有看护的体制,不用向子女伸手,也能维护自尊心的体制。这位老人说的‘日本’大概就是具有上述体制的国家吧。

山中教授的“把此奖项献给日本”这句话当中,所谓的日本就是具备科学家可以潜心研究的体制。在他的发言中,饱含的对国家的热爱和感激也是对这一体制的赞美之情。

日本也正面临年轻一代的理工科就业难的问题。山中教授为所长的这家位于东京大学ips研究所也因为研究经费不足而导致200多名员工中,正式员工不足10%此类现象在日本其他研究所也屡见不鲜。但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日本政府都不会削减占有国内生产总值2%的研究开发预算。另外,其中的三分之二必需要投入到基础科学领域当中。对于政府一如既往的支持,不得不心存感激。

爱国教育

作为下届首相候选人的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将爱国教育作为教育基本法。大阪市长桥下彻规定唱国歌时必需要起立。现在的日本陷入了‘爱国主义综合征’,这意味着在1970~1980年代,伴随着由在经济发展时期树立的自信心当中建立的体制正在瓦解。

长时期的经济萧条,使得日本的未来不明了,似乎不可能再有同现如今一样的福利和投资了。就在这时,日本开始强调爱国教育。但,爱国心不是强调了就能够产生的。不管怎么说,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由此会产生另外一个悲剧,这是需要通过历史来记住的。(宋贞子译)

The AsiaN 编辑局 news@theasian.asi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