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rchives by category » 整体内容 » 亚洲 » 韩国 (Page 3)

日元贬值助日企重夺竞争力 韩企或受重创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9日 消息,“日元贬值助日企重夺竞争力 韩企或受重创” “‘日本股份公司’发动汇率战争力压‘韩国股份公司’,正在复苏。(Japan Inc. is coming back at the expense of Korea Inc)” 彭博社27日报道称,得益于日元走低,日本企业将力压竞争对手——韩国企业。再说,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商品较多的韩国经济将受到日元走低的严重影响。 韩国贸易协会28日公布的韩国和日本主要出口商品比较结果也证明了这种预测。韩国贸易协会表示,在去年韩国和日本的50种主要出口商品中,有26种重叠。 包括居首位的石油产品在内,汽车、船舶、液晶设备、汽车零配件、电话(手机)等8大出口商品均与日本50大出口商品重叠。该统计表明,两国在出口市场上是激烈的竞争对手。商品分类标准依据联合国(UN)的《商品名称及编码协调制度》(HS)。 在两国50大出口商品中,重叠商品的数量呈增加趋势。2000年两国50大出口商品重叠比率仅为20%,但到2002年升至42%,2006年进一步升至50%。据分析,这是因为两国的增长战略均以制造业为中心,而且电气、电子等产业发展趋势也相似。体现在出口市场上竞争程度的两国之间的竞争度也不断上升。产业研究院透露,2000年韩日出口竞争度指数仅为0.221,但到2011年升至0.394。竞争度指数越接近1,表明竞争强度越大。造船、塑料、汽车、电子零配件、机械类等产品竞争格外激烈,而通信设备和纤维类等产品的竞争相对较弱。 产业研究院研究员申铉秀(音)表示:“过去韩元升值时,海外市场的景气并不坏,但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世界经济逐渐恶化,加上韩元走强,不安因素进一步增大。”

宋鸿兵“韩国如不应对日元贬值,将再次出现金融危机”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8日 消息,“宋鸿兵‘韩国如不应对日元贬值,将再次出现金融危机’” “韩国政府应该介入外汇市场。如果韩国不积极应对日元和美元贬值,韩国就有可能再次迎来金融危机。” 系列畅销书《货币战争》作者、汇率专家、中国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宋鸿兵1月27日在接受本报的邮件采访时这样警告韩国。一直强调发达国家扩大货币供应将导致货币战争的他在采访中表示:“如果韩元以现有速度升值,韩国就将会出现企业出口竞争力下滑、国民失业率上升的痛苦,同时还有资产价格泡沫扩大、金融系统崩溃的危险。”他特别指出:“因为日元贬值,中国和日本之间有可能产生大规模的汇率·贸易冲突。我担心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的韩国将会受到巨大冲击。”在世界经济很难有大起色的局面下他预测“今年汇率战争的战火将会熊熊燃烧”。 -韩元升值速度到底严重到了何种程度? “如果不对升值速度进行调节,不远的将来就会达到危机的水平。日元贬值将使得出口国家韩国的经常收支恶化。美元弱势也将使得充斥着美元的韩国外汇储备贬值。这两方面的要因一结合,韩国内需市场的投资、消费、雇佣都会萎缩。另一方面,那些觊觎着汇兑收益的发达国家短期资金也会进入金融市场,造成股市等资产价格的泡沫化。” -韩国应该怎样应对? “因为是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造成的韩元升值,所以如果任由市场去调节汇率的话很难避免危机。我认为不管是什么方式,韩国政府或韩国央行应该介入汇率市场。” -中国如何应对安倍经济政策(日本新任首相安倍通过大量释放通货来实现的经济刺激政策)? “日元贬值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像韩国那样大。但日元贬值对中国人来说是一大敏感的焦点却是问题所在。2012年日本在将钓鱼岛国有化之后,中国人对日本的感情恶化。因此,中国政府绝不会对日本通过日元贬值来在中日贸易间获利的行为坐视不管。中国和日本很有可能在贸易领域内发生冲突。” -安倍经济政策能拯救日本经济吗? “安倍政府正通过人为增加货币发行来操纵汇率、利息和通货膨胀。这将导致日本在国际社会上的国家信用度降低。短期内情况不何倒是说不准,但从长期来看只会使日本的经济更加恶化。可谓贪小失大。” -您怎样看美国经济的复苏势头? “我不认为单纯的增长值略有提高就可以称为复苏。这不过是假象复苏。美国虽然通过三次量化宽松释放了美元,但美国内的贫富差距比过去更加严重了。” -美国会尽快采取停止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口战略吗? “不会的,相反美国会延长量化宽松。量化宽松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到现在已经成为了维持美国经济的原动力。打个比方,美国经济就像是一个靠氧气呼吸机延长生命的患者。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拔掉呼吸机的瞬间危险也将会随之而来。” -您怎样评价近来的全球汇率市场? “战线非常清晰。这就是以美国、欧洲、日本为中心的发达国家和中国、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大国间的对决。富裕国家(发达国家)发行了超过需求的货币从而使本国通货处于贬值趋势,他们以贫穷国家(新兴国家)的牺牲为代价来使本国经济得到恢复。新兴国家绝不会顺从。最终。今年两大势力间的汇率战争之火将会熊熊燃烧。我认为这股汇率战争将席卷全球。” -那阻止汇率战争的方法是什么? “发达国家握着解决的钥匙。他们不能把货币作为武器来使用。” -您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是什么? “中国的经济现在并不乐观。新政府公布了将在未来10年投资47万亿人民币用于城市化建设的蓝图。但资金能去的地方只有房地产。通过房地产价格上升来实现的经济刺激其副作用非常大。我非常担心今年和明年中国的通货膨胀。房地产价格上升是经济增长的结果,但绝对不能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

三星2012年手机销量首居世界第一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8日 消息,“三星2012年手机销量首居世界第一” 2012年三星电子在全球销售了超过4亿部手机,荣登冠军企业的宝座。 1月24日(当地时间),市场调查机关IDC表示,2012年三星电子卖出了智能手机和普通手机(功能手机)共计4亿零600万部,比2011年的3亿3090万部销量增加了22.7%。 特别是与上一年相比,三星电子的智能手机销量高达2亿1600万部,激增了129%,成为了智能手机市场的销售冠军。三星电子的有关负责人表示“2012年智能手机的销售比重达到了53.2%,首次超过了普通手机的比重”。 2012年,曾是手机(包括智能手机)销售冠军的诺基亚销量下滑了19.5%,以3亿3560万部的销量退居第2位。苹果共销售了1亿3680万部手机,排名第三;其后是中国企业ZTE销量排名第4(6500万部),LG排名第5(5590万部)。 在智能手机领域,苹果的销量比上一年度增加了6.3%,以1亿3680万部的销售量仅次于三星电子,排在了市场份额第二(25.1%)的位置,其后依次是诺基亚(3510万部)、HTC(3260万部)和RIM(3250万部)等。 2012年全球共销售了17亿1260万部手机,比2011年减少了0.2%。智能手机的销售量为5亿4520万部,智能手机销量在所有手机销量中占31.8%。 另外,在2012年第四季度手机销量排名中,华为、ZTE等两家中国企业进入前5名。华为在2012年第4季度的智能手机销量同比增长了89.5%,升至第3名。

哈佛教授:韩指责日元疲软不可取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8日 消息,哈佛教授:韩指责日元疲软不可取 尼尔•弗格森就汇率问题炮轰韩国 有人指出,考虑到当前日本经济的危急状况,国际社会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接受日元贬值政策,而过去5年里货币大幅贬值的韩国站出来指责日本,未免显得有些虚伪。 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见图)27日在《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美国总统尼克松1971年放弃金汇兑本位制并允许汇率变动后的过去40年里,货币战争就像‘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一样持续不断,但进入今年以来,只有一个国家(日本)成为众矢之的,被指为触发货币战争的源头,这是不对的。考虑到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过去20年一直没有增加的日本经济的危急状况,应该给日本一点儿喘息的时间。” 与此同时,弗格森将矛头转向韩国。弗格森指出:“从实际实效汇率来看,韩元自2007年8月以后贬值19%,可谓是全球汇率战争中最有战斗力的‘战士’。”他还指责称,韩国指责日元贬值显得有些“虚伪(hypocrisy)”。实际实效汇率是指考虑贸易对象国物价上涨率的汇率,如果物价上涨率高于贸易对象国,实际货币价值就会下降。因此,有些国家货币虽然表面上因市场汇率下降而升值,但如果物价上涨率提高,实际实效货币价值就会下降。 著名经济史学家弗格森的上述主张表明,在“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引发有关日元贬值争议的情况下,世界舆论看待韩国的目光并不友善。

多边安保合作体系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5日 消息,“多边安保合作体系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朝鲜宣布放弃韩半岛无核化谈判,并表示将针对美国进行核武器试验威胁之后,韩半岛的紧张程度正日益加深。当天的研讨会上自然也无法回避这一问题。与会者普遍担心“朝鲜在过去两三天内做出的挑衅很可能使韩国新政府原计划营造对朝合作氛围的努力出现差池”。 为解决这一问题,与会者提出了构建地区安保体系的方案。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门洪华表示“韩半岛的和平和无核化符合中国的利益”,强调“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将把东北亚地区的双边安保成果扩大为多边机制”。也就是说,通过六方会谈制度化推动各国之间的对话与合作是中国对东北亚稳定的基本构想。 延世大学教授李政勋强调“长期来看,六方会谈制度化和构建多边安保机制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与会者敦促有关各方冷静对待朝鲜的威胁。李政勋教授表示“引导朝鲜走进对话框架、通过对话解决核问题的原则不能动摇”,“为了达成韩半岛无核化,有必要制定出分阶段进行补偿的路线图”。外交通商部政策企划官李相贤表示“中国想要成为全球领袖,就必须首先解决好朝鲜问题”,“朝鲜的这次挑衅将成为检验中国在亚洲地区领导力的试金石”。 与中国的外交仅靠官方渠道是不行的。与会者提出,韩国应着力培养能够与中国交流的人物和组织。汉阳大学教授文兴镐表示“中国变数已经超越双边关系,深入影响着韩国政治的方方面面”,“应该培养出能够时刻考虑到中国影响的参谋人员”。此外,会上还提出了强化第1.5外交渠道(半官半民)和第2渠道(民间对话),大幅推动青少年交流,为韩中关系的健康发展打好基础等意见。 成均研究所所长李熙玉表示“应该将民主、自由、人权等无可让步的普遍价值作为外交资产,保持外交的连贯性”,并表示“应该任用精通中国事务的人士负责外交事务,传达出重视中国的信息”。也就是说,新政府不应重蹈李明博政府的覆辙,在上台初期就向中国发出错误的信息,以至在执政五年的时间里韩中关系都非常艰难。 从当天的研讨会中还可以看出中国对韩国的看法。门洪华副主任表示“韩美日三国合作是为了包围中国的战略构图”,“为了打破这一包围,防止地区势力平衡和地区和平遭到破坏,韩中关系具有重大意义”,体现了中国希望通过强化韩中关系打破美国对华包围网的意图。

要开展LTE无限流量费用战争?

韩国媒体 《东亚日报》 1月26日 消息,“要开展LTE无限流量费用战争?” 3G时代在移动通讯网深受爱戴的“无限流量通话”费用制度将在LTE通讯网实行。“LG U+”25日表明,从本月31日起到4月末将推出三个月的“LTE无限流量”费用制。 “LG U+”移动事业部专务元宗奎(音)表示:“虽然有扩大网络投资的负担,但为防止客户的‘流量费炮弹’决定推出LTE无限量费用制。” 若要享受这一费用制就要缴纳月9万5000韩元以上的费用。另外还有11万、13万万元费用制度。再加上10%的附加价值税,每月的费用达10万4500韩元至14万3000韩元。 因此,这一无限量费用制度适用于经常上网观看高清影像的用户。目前使用14GB流量月8万5000韩元费用制的用户若经常超额就有必要使用无限量费用制。 使用多台平板电脑家族也适合这一无限量费用制。因为使用USIM(全球用户识别卡)的LTE平板电脑可共享无限流量费用制。例如四人家庭使用三台平板电脑除了智能手机费用外,每月至少要缴纳8万2500韩元的LTE通讯费。而共享无限流量费用制每台电脑只需缴纳7000韩元,每月只要追加缴纳2万1000韩元每台电脑就能享受无限流向。 另外,数据使用量较低的用户可加入当天一同公布的月5万5000韩元、6万5000韩元、7万5000韩元的“流量安心费用制”。此时,就算使用量超额也不会追加缴纳通话费。只是通信速度限制在400Kbps以下。如此一来,就算看不了高清影像,也不会影响上网和查收邮件。 “LG U+”推出无限量费用制后,SK Telecom和KT等竞争公司表明:“这是为了找回营业停止期间流失的用户”,“我们也在考虑类似方式的各种费用制。” SK Telecom和KT、LG U+三家通讯社去年由于开展过激的补助金竞争分别受到针对新用户注册的限制措施。LG U+受到限制的期限为本月7日起到30日,而SK Telecom则从本月31日起22天,KT是从2月22日起20天。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对三星苹果专利纠纷的初步裁决进行重审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5日 消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对三星苹果专利纠纷的初步裁决进行重审”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当地时间1月23日决定,将对有关三星和苹果专利纠纷的初步裁决进行重审。ITC当天表示“将对2012年10月托马斯·潘达(音)法官裁决三星侵犯苹果4项专利的初步裁决结果进行全面重审”。特别是,ITC还针对裁决三星侵犯苹果专利的“图像重叠技术”和“耳机插人识别”两项专利要求潘达法官“确认是否有新发现的情况”,要求其以双方提交的追加资料为基础,对三星是否侵害苹果专利的问题进行重新审议。 苹果在2012年7月向ITC提起诉讼,表示三星的智能手机等产品侵害了自己的6项专利。对此,潘达法官在初步裁决中表示“三星在触屏等3项功能专利和设计专利等总4项专利技术上侵害了苹果的专利权”,同时裁决苹果提出的外观专利等另外两项专利不构成侵权。对此,三星和苹果均对初步裁决结果表示不满,要求法官重审。 业界分析认为,虽然ITC做出重审决定是考虑到了双方的要求,但相比之下,这一决定对三星更为有利。这是因为,如果双方提出的再审要求被驳回,初步裁决结果就会成为最终裁决,届时三星产品将受到禁止进口与销售等制裁,在初步裁决中被判侵犯苹果专利的Galaxy S、Galaxy S2和Galaxy Nexus等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Galaxy Tab等产品都将无法在美国销售。 虽然最终裁决结果原定在2月27日发布,但受双方新提交资料及再审日程的影响,最终裁决的日期很可能被往后推迟。三星相关者表示“推翻ITC的初步裁决结果固然不是易事,但最近美国专利厅已经连续对苹果的3项专利做出无效判定”,“我们期待ITC能够接纳三星没有侵犯苹果专利的主张”。 另一方面,苹果在2012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和纯利润增长率都下滑到了2009年以来的最低值。《纽约时报(NYT)》报道称,随着苹果公开2013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增长率将进一步下降的预期,苹果1月23日(当地时间)非交易时间交易的股价大幅下跌了9%。苹果在2012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为545亿美元,与1年前同期相比增加了18%,其中iPhone和iPad的销售额分别比前一年同期增加了28%和48%。但是,同期内苹果股票的每股纯利润却从13.87美元下降到了13.81美元。也就是说,虽然产品销量有所增加,却并没有产生实际收益。考虑到苹果在2011年圣诞季的销售额和纯利润分别上升了73%和118%,2012年的增长势头已经大打折扣。此外,加上本季度销售额持续低迷的预期,令苹果的销售亮起了红灯。 苹果上个季度的纯利润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生产成本的提高。为应对三星电子与谷歌结成的“安卓联合军”,苹果先后推出了iPhone 4S、iPhone 5和mini iPad等一系列新产品,使生产成本大幅增加。而且三星电子Galaxy系列产品的一路高歌猛进,也让苹果难以继续维持原来的高价政策。 华尔街认为,苹果面临危机的原因在于,在前任CEO史蒂夫·乔布斯去世之后苹果始终未能推出令人眼前一亮的新产品。市场对现任CEO蒂姆·库克(Tim Cook)推出的野心之作mini iPad反应冷淡。分析认为,如果苹果持续无法拿出革命性的新产品,在三星电子与谷歌、Facebook、Amazon等的联合攻击下,苹果将难以继续过去“高收益、高增长”的神话。

应该通过经济合作解决错综复杂的东北亚局势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5日 消息,“应该通过经济合作解决错综复杂的东北亚局势” J-CHINA论坛1周年研讨会探讨韩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是“信赖和经济”。J-CHINA论坛(会长 东亚大学客座教授郑钟旭)1月24日在首尔新闻中心举行的主题为“新政府的对华政策”的研讨会上提出了东亚问题的解决方法。即通过信赖程序克服朝鲜等韩半岛危机,通过经济合作解开错综复杂的东北亚局势。为纪念J-CHINA论坛成立1周年,8名韩中专家出席当天举行的研讨会并发表讨论,约有300多名听众观看了讨论。 研讨会上,与会者们达成共识:不论是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所有的问题都要“用经济解决”。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门洪华强调:“留给东北亚地区的有力的共同利益交叉就是经济”,“中国的方针是以韩中自由贸易协定作为突破口,进一步加强韩中日自由贸易区的建设”。他主张,寻找东亚各国可以共享的利益共同点,进一步扩大地区局势稳定。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的李昌在博士进一步提议:“应该召开扩大经济领域发展的韩中日首脑会议——‘迷你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韩国驻华大使馆公使郑永禄表示:“作为中坚国家,韩国有必要建立复合自由贸易区网络。” 会议决定把发展“韩中经济合作3.0时代”作为具体的合作方案。两国间的经济交流模式将超越20世纪90年代的制造业(工厂迁移)交流以及21世纪初开始的商品交流(韩国产品进军中国消费市场)阶段,向全面服务交流时代发展。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强调:“面临提高劳动生产率问题的中国为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应该进一步扩大产业开放的水准”,“韩中经济合作必须超越目前单纯的制造业或商品出口阶段,向技术合作的模式发展”。他还指出,应该在新增长产业领域寻找两国间的合作机会。产业研究院李玟炯博士表示:“虽然韩中两国在下一代核心源泉技术开发上存在竞争,但中国在创新和成功方面自信不足,而韩国虽然创新和成功经验丰富,但市场资金不充裕”,“有必要开发针对世界市场和中国市场的业务”。 韩中经济合作3.0时代的另一个核心是“打破韩中市场的经济国界”。李玟炯博士说:“要扩大进军中国的与制造业相关的知识服务产业的市场,特别是流通、物流产业”,“应该从产品的企划阶段就开始开发适合中国商品和服务”。中国有潜力的产品当属制药化妆品、文化商品等。 研讨会还对中国的城镇化问题提出了比较具体的应对方案。张军主任说:“今年3月将要出任总理的李克强把城镇化作为经济发展的核心政策”,“这意味着中国的消费市场将会迅速扩大到2、3线城市”。中国计划将城镇化率由目前的51%提高到未来的75%。 对此,我们所采取的措施是“多重战略(Multi-Strategy)”。市立大学教授杓民赞(音)强调:“中国的消费市场名牌和地摊货共存,制造业和服务业同时发展,尖端技术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并存”,“应该采取高价商品和大众化商品、城市和内陆以及与服务市场相关的制造业等多元化战略”。

日政府推进新设独岛业务部门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4日 消息,“日政府推进新设独岛业务部门” 日本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细田博之23日接见主张独岛(日本称“竹岛”)主权的岛根县隐歧岛町长松田和久时表示,正在推进设置专门负责独岛业务的政府部门。 据《产经新闻》报道,细田博之说:“正在讨论新设负责领土问题的政府部门,该部门将负责处理韩国非法占据的独岛问题。安倍政府不设立负责领土问题的部门是说不过去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在竞选中承诺,将岛根县的地方活动“竹岛日”提升为中央政府的活动,并在中央政府内设置相关部门。安倍晋三决定,考虑日韩关系,不参加今年2月22日举行的“竹岛日”活动。但自己的选区在岛根县的细田博之表示将参加岛根县主办的该活动。

全球50大智库 中国3家韩国零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4日 消息,“全球50大智库 中国3家韩国零” 在对全球182个国家的6603家智库进行的竞争力评估中,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居首位。但在前50名中,没有一家韩国研究机构。据调查,韩国的智库数量也仅为中国的十二分之一和日本的三分之一。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下属“智库和市民社会项目”小组于当地时间22日通过《2012年全球智库报告》公开了上述结果。从2006年开始调查智库竞争力的“智库和市民社会项目”负责人詹姆斯•麦甘表示:“根据在过去8个月里对各机构进行的广泛的问卷调查结果和由全球793名专家组成的专门调查小组展开的调查结果为基础进行了排名。”专门调查小组包括智库相关人士、媒体人士、学者、捐赠者和市民组织代表等。 报告显示,布鲁金斯研究所继去年后再次被选为“年度智库”。具有进步倾向的布鲁金斯研究所在国际开发、健康政策、安全及国际问题、国内经济、国际经济、社会政策、创新政策提案、优秀的政策研究项目、政策影响力等几乎所有领域都名列前茅。 在布鲁金斯研究所之后,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和美国卡内基基金会分列第2和第3位。其后依次为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美国外交协会(CFR)、英国大赦国际(AI)、比利时布吕格尔经济研究所、美国兰德公司等。 在公布到第150位的此次调查中,韩国智库——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第55位)、韩国开发研究院(KDI,第58位)、东亚研究院EAI,第65位)、国立外交院(第78位)等榜上有名,但没有一家进入前50名。而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JIAA)列第16位,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列第17位,日本和中国分别有2家和3家智库进入前50名。

习近平公开反对北核 或不会进一步施压

习近平公开反对北核 或不会进一步施压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4日 消息,“习近平公开反对北核 或不会进一步施压” 本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朴槿惠特使团时,公开表示反对北韩研发核和导弹。北京的外交消息人士大多分析认为,这对北韩来说是个“压力”。韩半岛无核化和防止扩散核武、导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中国的一贯主张,但中国最高领导人亲口提及,其分量就不一样了。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北韩当天抗议联合国安理会加强对北韩制裁的新决议,表示将放弃韩半岛无核化,威胁说有可能进行第三次核试验。 北京的外交消息人士认为,就北韩而言,这次是发射卫星而不是搞核试验,但是中国支持安理会进一步制裁北韩,对此可能感到非常失望。不过考虑今后与中国的关系,不会无视习近平的发言而贸然进行核试验。2006年北韩第一次进行核试验时,中国谴责北韩曾使用过“悍然”的辞令。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敦促北韩重启六方会谈说,继续推进半岛无核化,实现东北亚稳定符合共同利益。 但是有分析认为,除了安理会制裁以外,中国进一步对北韩施加压力的可能性则很小。中国外交部对这次安理会决议评价说“总体上是平衡的”,但同时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有分析认为,在习近平体制尚未确定对北政策方向的情况下,中国不会把北韩逼到绝路。 这次朴槿惠特使团会见了中国外交方面的主要人士。当天会见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22日会见中国负责外交的国务委员戴秉国并共进晚餐。当时,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张志军和六方会谈中方首席代表武大伟等陪同。 然而,日本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22日带着安倍晋三的亲笔信访问中国,还没有见到习近平。外交消息人士称,21日抵达中国的韩国特使团23日会见了习近平,22日抵达中国的日本代表团估计24日左右会见习近平。

世界最大的电视制造商三星将于今年上半年中断生产LCD电视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3日 消息,“世界最大的电视制造商三星将于今年上半年中断生产LCD电视” 世界最大的电视制造商三星电子今年上半年将全面中断LCD(液晶显示器)电视的生产。 三星电子相关人士1月22日透露:“我们计划在上半年内把墨西哥、匈牙利、斯洛伐克、俄罗斯、越南等世界各地生产LCD电视的三星电视工厂全部转换为LED(发光二极管)电视生产体系。” 针对生产量巨大的墨西哥工厂,三星电子表示将在今年第1季度内转换为LED体系。年产量达1000万台的墨西哥工厂2012年生产的平板电视达到三星电子在全球市场销售量(5130万台)的20%。三星电子相关人士表示:“我们计划以规模大的墨西哥工厂打头阵,以此停止各国工厂的LCD电视生产。”三星电子此前在去年将韩国国内的电视工厂全部转换为了LED电视生产体系。 三星电子将平板电视初期型号LCD转换为LED是出于经济考虑。LCD无法自行发光,所以必须配置光源设施。但自身可以发光的LED其电力消耗更小,画质和寿命也更优秀,同时对于平板轻薄化也很有利,所以取代了LCD。 另一方面,三星电子电视2012年在美国取得了史上最大成果。市场调查机关NPD去年对美国平板电视市场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三星电子占有率和前年相比增长了1.6个百分点,达到29.8%,继续保持第一的位置。这一数值比排名2、3、4位的VISIO(11.7%)、LG电子(10.2%)和夏普(7.1%)的占有率总和还要高。同时在各个电视种类中,三星电子在LCD、LED、PDP、智能电视、3D等平板电视领域也都排名第一。

韩国将成日本政府货币宽松政策的最大受害国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2日 消息,“韩国将成日本政府货币宽松政策的最大受害国” 不断有分析认为,日本政府的景气刺激政策在带动东南亚国家经济成长的同时,对于韩国来说却是一剂“毒药”。 1月21日,HSBC和瑞士信贷(CS)等国际金融公司分析认为,日本的货币宽松政策和10万3000亿日元(约合154万亿韩元)的大规模景气刺激政策的其最大受惠国是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因为日本企业复活后,日本对原材料和零部件需求将大幅增加,对外投资也将增多,东南亚国家一直是日本企业的传统经济合作与投资地区。 香港汇丰银行代表弗雷德里克·纽曼(Frederic Neumann)表示“日本企业和银行将对东南亚国家扩大投资”,“这将刺激当地的资产价格、投资和消费,对东南亚国家今年的经济增长将起到推动作用”。同时,这些金融公司将韩国选为了日本汇率政策最大的受害国。预计受日元贬值影响,韩国的汽车、电子、造船等与日本存在竞争关系的产业将受到不小的冲击,出口竞争力也将有所下降。ING集团亚洲调查研究负责人蒂姆·康顿(Tim Condon)评论称“在亚洲这场血花四溅的货币战争中,韩国站在了最前线”。 韩国股票市场最近在亚洲圈呈现出的“单独弱势”印证了这句话。据来自KDB大宇证券的消息称,今年以来,截止到1月21日,韩国综合股价指数共下跌了0.4%,在世界78个主要国家股票市场中跌到了第70位。Hana Daetoo证券的研究员梁京植(音)认为“韩国在2012年11月以后连续经历了日元贬值和韩元增值,因此很多人担心会出现出口锐减的情况”,“股票市场的步伐也因此正在变得迟缓”。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使日本央行(BOJ)积极参与货币宽松政策,一直在对其施加压力。在1月21日~22日召开的BOJ货币政策会议上,预定通货膨胀目标值将上升到2%。因此,预计日元贬值的浪潮近期仍将持续。据此,有分析认为,日本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另外,也有分析称,美国和日本等国事实上正在通过货币战争无限制地展开量化宽松竞争,而韩国维持相对较高的标准利率也正在引起韩元升值。也就是说,为防止出现物价波动,韩国也有必要考虑降低利率来维持货币价值的稳定。韩国央行在1月11日的金融货币委员会上将今年1月的标准利率冻结在了年2.75%的标准上,对原先估计利率会下调的股票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但韩国央行方面乐观地表示“随着对外经济环境的逐渐明朗,韩国国内的经济情况也将呈现出良好的恢复态势”。

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

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18日 消息,“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 韩中日合作事务局(秘书长 申凤吉)为构建3过企业人之间的交流网络而举办的“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1月17日在首尔小公路Plaza酒店举行。

前苏联卫星即将坠落 “撞韩国”概率极低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18日 消息,“前苏联卫星即将坠落 ‘撞韩国’概率极低” 前苏联的人造卫星“Cosmos1484”可能在本月24日至26日之间坠落地球。 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17日表示,韩国天文研究院、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和韩国空军已着手防范紧急状态。该卫星是前苏联1983年7月24日发射的重约2.5吨的大型地球观测卫星。 进入大气层的卫星通常都会燃烧殆尽,但是该卫星过于庞大,预计部分碎片将坠落地面。韩国教育科学部表示,准确的坠落地点要在坠落1至2小时后才能知道,目前来看,坠落韩国的可能性非常低。 韩国教育科学部决定,自21日至坠落结束,将通过官网(event.kasi.re.kr)和推特(@kasi_news 或 @mest 4u)公告卫星轨道、经过韩半岛上空的时间、坠落时间和地点等情况。 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的低轨道卫星管制组长郑大源表示:“在太阳发出的各种粒子的影响下,卫星轨道会在数十年间逐渐降低。在低至空气所在的低轨道后,卫星与空气的摩擦会越来越大,最终导致坠落。”“Cosmos1484” 的最初运行高度是650公里。 据悉,每年有几十到几百个太空残骸坠落地球,人被残骸击中的概率只有1万亿分之一。 过去40年一共有5400吨太空残骸坠落地球,但是至今未见一例受灾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