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的做法在东亚冲突

【编者按】东亚地区安全局势正在发生急剧动荡,风波骤起。在根深蒂固的领土争端和民族纠纷并存的韩半岛,北韩核危机也在急剧升温。在这种状况下,韩国、中国和日本作为当事国,都面临着国家领导班子更替时期,正在探索和建立新秩序。The AsiaN携手东北亚历史财团,在韩国、中国、日本新政权出台之际,共同策划和推出了旨在消除东北亚历史悬案与纠纷的国际专家撰稿系列文章。这次用韩文、英文、中文、阿拉伯文等四种语言,共分八次刊载的该撰稿系列文章,将提出亚洲各国专家、新闻工作者对地区悬案的深度观察、分析和解决方案。

【东北亚悬案国际专家撰稿系列】 ① 当务之急是维护和平繁荣大局

东亚地区正在发生扰乱邻国和平的搏弈,甚嚣尘上。而且纠纷地区也从韩半岛的非武装地带一直延伸到南中国海。

北韩年轻领导人金正恩踌躇满志地宣布,最近核试验是“针对美国进行的核试验”。他还说,“李明博等逆贼同盟必须认识到,我们决不屈服于他们的威胁和敌对态度”,“如果有必要,我们还可以再次进行核试验”。对此,韩国总统李明博驳斥说,“北韩的严重挑衅行为,必将付出代价。”

而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求中方,就中国海军舰艇用火控雷达瞄准日本自卫队舰机的“危险行径”进行道歉。对此,中方否认这一事实,并称“日方蓄意散布虚假信息,抹黑中国形象,渲染‘中国威胁’,制造紧张气氛,误导国际舆论。”

导致危机升温的这种紧张气氛,对曾经饱受中日战争和韩国战争伤害的这一地区来说,到底是什么前兆呢?希望实现韩半岛无核化的周边国家,强烈谴责北韩通过进行第三次核试验,正在对抗国际社会。

新加坡最近也加入了这一行列。新加坡政府通过外交部声明指出,“核试验不会改善北韩的安全局势,只能成为伤害包括北韩在内的所有国家,并造成不安情绪的威胁因素。”更有趣的是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对北韩核威胁的常规应对方式正在面临挑战。

马来西亚国际战略研究所政治分析家穆提亚·阿拉加帕的话,足以说明东南亚国家的新立场。他分析指出,北韩通过谋求核武装,变成了实际安全威胁因素。阿拉加帕是一位美国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非常任首席研究员。

他认为,不幸的是美国及其盟友和中国,从根本上应对北韩核问题方面遭到了失败。坚持“先军政治”的北韩,付出了让居民遭受痛苦的国际制裁和孤立这一昂贵代价,但还是没有放弃核武器。包括六方会谈在内的各种努力,也没能逆转北韩的核武器开发。“世界现在只能正视北韩拥有核武器的现实了。”阿拉加帕说。

这种现实是否会反过来被视为对违反《防止核扩散条约》的北韩进行了补偿?但事实并非如此。金正恩体制原来就希望通过开发核武器维持王朝统治,在同美国和韩国政府的谈判中占据优势。

但金正恩好像忽视自己的核开发,已经引起了包括受到美国核保护伞庇护的韩国和日本在内的地区内核武装竞赛。美国总统奥巴马承诺加强对其盟友韩国与日本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并警告美国将对北韩采取强有力的行动。

如果美国不使用“外科手术式打击”战术攻占北韩,就一定会通过任何方式寻求应对拥有核武器国家北韩的新方案。

阿拉加帕指出,“现在亚洲和西欧的决策者和专家,应该拿掉假安全地毯,跨过冷战后麻痹时代,更加务实地工作”,并敦促改变思维方式。他还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给我们这些刺激的北韩。”

美日韩三国政策执行者相信,对东亚安全的威胁不仅与北韩的核开发有关,而且还与已经发展成超级大国的中国攻击性有关。

权威中国专家、观察家、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王赓武(音译)指出,把中国视为安全与和平方面威胁世界秩序的潜在因素是一种错误的看法。

他说,“众多媒体在头版头条重要新闻中,把中国炒作成二十世纪德国和日本一样,对世界秩序构成威胁,并要求中国停止在南中国海与东中国海采取的行动,顺应国际体系。”

德国和日本曾经挑战美国、英国、法国控制的国际体系,结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惨遭灭亡。日本等几个东南亚国家,对中国试图排斥美国在亚洲地区撑起的安全保护伞,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威势感到担忧。

王教授分析指出,“日本和东南亚国家,把未来抗衡逐渐强大起来的中国时自己所处的地位,假设成如今的国际关系体制继续存在下去,并依存于其格局。这些国际体系的捍卫者,估计中国不喜欢开放与自由化,并认为中国越强大越很难让中国按照国际规则行事。”

这里存在美国与中国之间潜在的对立点。这就是如果中国领导班子为了保卫存在领土争端的岛屿主权,违反国际规则,就只能发生对抗的设想。王教授也承认一些中国领导人有可能难以遵守游戏的普遍规则。

实际上中国好像在近海油气资源丰富的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存在主权争端的岛屿地区,已经做好与日本、菲律宾、越南海军发生全面较量的心理准备进行大练兵。虽然如此,王教授还是坚持认为,这一地区纠纷的核心并不在于中国发展成霸权强国或者对中国谋求霸权的误解。

王教授认为,纠纷的本质反而在于一些国家为了让中国顺应美国强加的体系施加压力。他说,“真正的问题不只是中国先发应对。而美国试图加强现有国际秩序的程度以及美国理解中国试图保卫特定地区要求的程度,也是极为重要的因素。”

在乱成一团麻似的中日关系中发生的战争焦虑症,必须用冷静的判断来治疗。对此,新加坡《海峡时报》最近发表社论强调,“中日两国应该重新认识到,在地区秩序中中日两国关系是最为重要的轴心,并把外交重点放在建立相互信任上。”

从常识来讲,笔者相信中日两国领导人不会做出正式敌对行动。分析家认为,中国为了搞垮日本正在使用“拖延战术”。也就说,中国只是为了对日本无视中国的抗议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本称尖阁岛)进行国有化给予教训,并不会通过使用武力来伸张领土主权。

中国和日本之间过去打过战争,非常了解彼此的实力。同样中国和美国之间也在1950—1953年韩国战争中打过仗。一位资深新闻界人士忆起常规战争所造成的令人触目惊心的破坏力和人员伤亡损失指出,“这些国家之间的开战,简直是个难以想象的疯狂之举”,并反问道,“尤其是各自拥有核武器的今天,岂能考虑到开战问题呢?”

那么,已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付出昂贵战争代价的美国,即使为了本国利益也只能冷静对待事态。美国新任国务卿约翰·克里正在把工作重点放在与中国领导班子建立互利共赢的伙伴关系上。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计也将通过与中国新任领导人习近平举行首脑会谈,讨论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的方案。如果双方能够立足于更长远的利害关系,就有可能得到最好的、充满希望的结论。

两国可以在曾经引领改革开放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和日本前外务大臣园田直会谈中找到跃进的跳板。1978年两人在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中,约定在核心案件上不涉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本称尖阁岛)问题上存在的意见分歧,最终达成了协议。

在中国官方文件中对邓小平当时的话记录如下。“这样的问题,现在不要牵进去。可以摆在一边,以后从容地讨论,慢慢地商量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办法。我们这一代找不到办法,下一代、再下一代会找到办法的。”

这就是适用于现实的实用主义,也是做事情的合理姿势。要优先顾大局。对中国和日本来说,大局就是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对北韩来说,2月25日韩国当选总统朴槿惠的就职,就是打破李明博政府时期冰冻的南北关系,重启“阳光政策类型”的新对话和首脑会谈的机会,并且在此过程中,将会平息现在正在进行着的对抗与舌战。

*原文请见The AsiaN 英文版。
-> http://www.theasian.asia/archives/6107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