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osts tagged with » 韩

金正恩“千万不要给韩美任何报复的机会”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4月1日 消息,“金正恩‘千万不要给韩美任何报复的机会’” 整个三月朝鲜的最高司令官金正恩都在放狠话,使得对韩挑衅威胁不断升级。上月7日,他访问了延坪岛对面的西海长在岛和舞岛防御队,公然表示“已经做好了进行全面战争的万全准备”。在此后的11天里他如同强行军一般先后访问了最前线和特殊部队等。专门负责对韩渗透的11军团(前身是警报教导指导局)的下属部队还在以青瓦台为打击目标的作战地图前指示说“掌握目标物后果然端掉”。 但据多名韩方情报负责人3月31日透露,与这样的公开行动不同,金正恩对内则向最前方部队下达了秘密指示,“要以高度的警觉性应对战斗态势,不能发出一声枪响”。据多名对朝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金正恩最近下达了“千万不要制造任何可让南朝鲜和美帝国主义向我们进行报复攻击的机会”的指示。 有分析(国防研究院朝鲜军事研究室长申范澈)认为“这表明金正恩担心发生可引发韩美联合战斗力应对朝鲜的举动”。这也说明了朝鲜通过挑衅威胁制造紧张氛围其重点只是为了管制民众和展现金正恩的军事领导力。也有分析说金正恩对韩军坚决的报复应对意志感到紧张。国防部长金宽镇上月30日在党政青研讨会上强调道“如果朝鲜发动挑衅,将动员美国本土的战斗进行强力应对”。 朝鲜(3月30日)通过《政府·政党·团体特别声明》表示“朝韩之间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将按照战时情况来处理”。三年前,也就是2010年韩国政府发表5·24措施后第二天,朝鲜也公布了8项对韩立场。朝鲜主张“朝韩关系中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将按照《战时法》来处理”,结果也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当时在第五项中提到的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在这次又被提了出来。

韩美讨论朝核先发打击,本月进行实务接触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2月5日 消息,“韩美讨论朝核先发打击,本月进行实务接触” 据政府官员2月4日称,在朝鲜的第三次核试验临近之时,韩国和美国准备提高对朝鲜制裁的强度并制订一系列军事对策,其中包括朝鲜动用核武器时对核设施进行先发打击等。政府官员表示:“如果朝鲜进行核试验,韩美应该加强延伸威慑政策委员会(EDPC),并制订可对朝鲜进行实质性打击的战略”,“预计本月内将通过与美国的实务级别接触讨论,在上半年之内进行次官助理级别的接触。”EDPC是韩美国防部长为阻止朝鲜核扩散而讨论外交制裁和军事防范态势的协商体制。 虽然2009年3月当时的联合参谋议长候选人金泰荣在国会听证会上表明了对朝鲜核设施先发打击的决心,但是此次表示韩美之间将正式讨论该问题尚属首次。朝鲜不顾周边国家的忧虑做出进行核试验的举动,韩美两国立即出动在东海的核潜水艇实施反潜演习(2月4日~6日),以军事行动讨论对抗。 据掌握的情报,尽管当天是零下10度左右的降雪天气,但朝鲜仍在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核试验场一带继续准备核试验。军方相关人员表示:“军方总动员人造卫星等对朝监视设备,24小时密切监视核试验场附近”,“最近观测到了推测搭乘有朝鲜高级军人的高级运动型多用途汽车(SUV)进出等紧急动向。”据悉,在核试验场一带朝鲜军人们正在展开军事演习,防范韩美军方的攻击。 外交安保界领导们表示:“与朝鲜利用钚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核试验不同,这次可能进行高浓缩铀(HEU)的核试验”,“为应对为获得核拥有国的国际认可而强行进行核挑衅的朝鲜,政府已经启动了与美国和中国的合作体制。”外交通商部部长金星焕当天出席国会外交通商统一委员会并表示:“我们可以推测的是(朝鲜进行核试验时)可能使用浓缩铀”,“如果以朝鲜2010年公开的提炼设施为基础来估算,朝鲜可能已经提取了某种程度的(浓缩铀),钚核试验可能有些困难”。不过对于(新国家党)议员元裕哲“朝鲜是否可能(利用核融合技术)制造氢弹”的提问,金部长回答称没有可能。 虽然此前专家曾推测过铀核试验的可能性,但是此次是外交安保界领导公开提及尚属首次。与启动核发电站提炼钚的钚核弹不同,拥有大量铀矿的朝鲜如果成功进行铀核弹试验,那么从采掘原料到制造核武器的核周期将会完成。随着制造核弹头事实上越来越不受限制,这意味着朝鲜可以成为无限大的核拥有国。 韩国政府与美国和中国进行连环对话等,启动了“三人合作”体制。外交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林圣男当天在北京的中国外交部大楼会见中国韩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协商共同努力制止朝鲜的核试验。但据悉中方表明立场称:“在朝鲜现还没有进行核试验的状态下讨论对朝制裁有失妥当,所以等到进行了(核试验)以后再讨论吧。” 对于(新国家党)议员尹相炫“有观点认为朝鲜的第三次核试验将加速‘金氏王朝’的没落”的提问,统一部部长柳佑益表示:“进行核试验将让朝鲜的内外处境更加困难,所以可以认为有这样的可能性。”虽然有些婉转,但是提及朝鲜敏感的“王朝没落”,这可以解释为向朝方传达的强烈讯息。

美英房价回升 韩住房市场前景仍不明朗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30日 消息,“美英房价回升 韩住房市场前景仍不明朗” 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和英国的房价暴跌,但最近成功反弹。两国的共同点是,家庭负债比过去大幅减少。相反,有观测称,因韩国未进行家庭负债调整,住房市场很难复苏。 据LG经济研究院29日公布的题为《世界房价小幅反弹:家庭负债增加的国家复苏迟缓》的报告显示,2007年至2012年,美国的家庭负债在可支配收入中所占比重从129%降至112%。随着进行家庭债务调整,房价触底后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出现住房市场复苏迹象。 英国的家庭负债在可支配收入中所占比重在2007年也高达153%,但在2007年至2011年之间下降了15个百分点。 相反,房价持续下跌的国家的共同点是,尚未进行家庭负债调整或家庭负债比重反而增加。爱尔兰的家庭负债比重从2006年的190%持续上涨,到2011年涨至206%。同期,西班牙也从111%涨至125%。 报告根据以上事例预测韩国的房价走势不明朗。因为韩国也属于尚未进行家庭负债调整的国家。 韩国的家庭负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持续增加。在金融危机以后,家庭负债迅速增加,2005年到2011年期间年均增加9.5%,远超房价上涨率4.6%。2012年,韩国家庭负债在可支配收入中所占比重达到134%,远超经合组织(OECD)平均值。LG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慧琳(音)表示:“应通过减少家庭负债来改善住房购买力,这样住房市场才能复苏。”

哈佛教授:韩指责日元疲软不可取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8日 消息,哈佛教授:韩指责日元疲软不可取 尼尔•弗格森就汇率问题炮轰韩国 有人指出,考虑到当前日本经济的危急状况,国际社会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接受日元贬值政策,而过去5年里货币大幅贬值的韩国站出来指责日本,未免显得有些虚伪。 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见图)27日在《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美国总统尼克松1971年放弃金汇兑本位制并允许汇率变动后的过去40年里,货币战争就像‘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一样持续不断,但进入今年以来,只有一个国家(日本)成为众矢之的,被指为触发货币战争的源头,这是不对的。考虑到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过去20年一直没有增加的日本经济的危急状况,应该给日本一点儿喘息的时间。” 与此同时,弗格森将矛头转向韩国。弗格森指出:“从实际实效汇率来看,韩元自2007年8月以后贬值19%,可谓是全球汇率战争中最有战斗力的‘战士’。”他还指责称,韩国指责日元贬值显得有些“虚伪(hypocrisy)”。实际实效汇率是指考虑贸易对象国物价上涨率的汇率,如果物价上涨率高于贸易对象国,实际货币价值就会下降。因此,有些国家货币虽然表面上因市场汇率下降而升值,但如果物价上涨率提高,实际实效货币价值就会下降。 著名经济史学家弗格森的上述主张表明,在“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引发有关日元贬值争议的情况下,世界舆论看待韩国的目光并不友善。

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

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18日 消息,“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 韩中日合作事务局(秘书长 申凤吉)为构建3过企业人之间的交流网络而举办的“韩中日企业人新年交流会”1月17日在首尔小公路Plaza酒店举行。

韩中日竞标 泰水利工程花落谁家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4日 消息,“韩中日竞标 泰水利工程花落谁家” 为争取泰国江河综合治理项目,韩国、中国和日本展开竞争,形成三足鼎立局面。泰国江河综合治理项目规模达12.4万亿韩元。 韩国水资源公司3日表示,当地时间上月27日,来自韩国、日本、中国、泰国、瑞士的5个财团参加了泰国政府审查委员团举办的见面会。 除瑞士之外,其余4家财团针对整个项目提出了建议书。而泰国财团又被认为竞争力相对较低,所以当地人士预测最后的竞争会在韩国、中国和日本三国之间展开。去年9月进行资格审查时,还有来自世界各国的34个财团展开竞争,但只有8个财团通过了资格审查。 这一项目是针对贯穿曼谷的湄南河等25条江河(总长6000公里)建立水资源治理体系的大型项目。考虑到项目规模庞大,泰国政府决定将整个项目分为引河开凿项目、水库和大坝修建项目等六个部分,分别寻找最终承建商。韩国水资源公司和拥有四大江项目经验的6家韩国大型建筑公司组成财团,争取获得所有项目的订单。 但建筑业界有很多人观测称,韩、中、日三国组建的财团很难单独拿下所有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最好拿下开凿引河和修建大坝等工程价格较高的3、4个主要项目。” 泰国政府将于本月底针对每个项目选择3个优先谈判对象,并于4月份内在三者中选择其一并公布最终承建商。随着泰国政府做决定的日期临近,各个财团在当地展开了激烈的竞争。韩国水资源公司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由于项目规模庞大,各方甚至展开了情报大战。我们为项目相关资料逐一编号,并在安全方面煞费苦心以防资料泄露。”建筑业界希望拿下该项目订单后,能以此为基础迈向江河治理项目最近大幅增加的东南亚以及中东和非洲地区。据分析,还有可能接到泰国的其他工程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