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osts tagged with » 重大措施

金正恩“决定国家性重大措施”,可能会现场指挥核试验

韩国媒体 《东亚日报》 1月28日 消息,“金正恩‘决定国家性重大措施’,可能会现场指挥核试验” 据悉,朝鲜劳动党第一秘书金正恩继去年12月的远程火箭发射以后,很有可能会在现场指挥已经完成所有准备的第3次核试验。对此军队当局正在集中监视相关动向。 27日根据军队高层消息人士,军队情报当局认为金正恩会访问位于咸镜北道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地上管制所,亲自认可第3次核试验,还会指挥核试验的全体过程,正致力于搜集有关朝鲜的情报。金正恩在去年12月份也访问铁山郡东厂里导弹基地,下达了远程火箭(银河3号)的“亲笔发射命令”。朝鲜在发射火箭的两天后通过朝鲜中央通信公开了这样的事情。劳动新闻在第一面刊登了金正恩的“亲笔命令书。” 另一消息人士表示:“金正恩很有可能会通过或核试验爆破命令。宣传最高司令官的政治、军事业绩, 将其利用为内部团结和体制强化的宣传战略。”随之韩美情报当局正在周密追踪还会核试验场的朝鲜高层人士的动态。如果金正恩现场指挥核试验的话,党和军队的亲信们很有可能会在事前检验准备情况。这会成为推测朝鲜核试验时期的主要头绪。军队高层有关人士表示:“最近观测到进出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外部车辆及人力的活跃活动。” 对于朝鲜的这些动向,劳动新闻等朝鲜媒体27日一致报道说金正恩主持了“国家安全及对外部门人力协议会”, “表明了将实施世纪性的、高强度的国家重大措施的果断决心。”还报道说金正恩向相关部门的官员提出了“具体的课题”,但是没有表明其内容。 22日(当地时间)联合国对朝鲜制裁决议以后朝鲜发表了外务省、国防委员会、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声明,正在提高威胁的程度,让紧张气氛日趋浓厚。26日劳动新闻公开地表示了强行进行核试验的态度,报道说“核试验是人民的要求,不会有其他的选择。”韩国政府有关人士表示:“阶段性地提高威胁的程度,提高协商能力是朝鲜常用的战术”,“可以分析,公开金正恩召开了‘国家安全及对外部门人力协议会’也是因为这样的战术。” 随着第3次核试验威胁等朝鲜的挑衅可能性越来越大,驻韩美军也表现出了敏感的反应。美国军队新闻《星条》27日报道说,韩美联合司令官兼驻韩美军地令官西曼最近表示了:“担心朝鲜的挑衅,驻韩美军迎来了(在军事上)高度脆弱(high vulnerability)的时期。”根据该报道,西曼司令官上周末在首尔龙山基地举行的美军将士及家人的会面活动中强调说了:“这不是为了吓唬谁,而是俨然的事实。” 驻韩美军首长在美军将士和家人的会面活动中深刻地担忧朝鲜的挑衅可能性、提到驻韩美军的军事脆弱性是非常破例的事情。西曼司令官还表示:“我们要关注非武装地带北边的‘危险人物(dangerous man)’”,“他是最终决定者(this guy is in charge)。”这暗示着对韩挑衅很有可能会在金正恩的亲自指挥下进行。

金正恩称将采取国家重大措施 暗示第三核试

金正恩称将采取国家重大措施 暗示第三核试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28日 消息,“金正恩称将采取国家重大措施 暗示第三核试” 中媒警告北韩:勿增加中国的麻烦 朝鲜中央通讯社(简称“朝中社”)27日报道说,北韩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已表明,为了捍卫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决心采取实质性的、高强度的国家重大措施。 朝中社说,为了应对当前局势,(金正恩)已召开国家安全和对外部门干部工作会议,并下达了指示。报道还强调说,已通过外务省声明表示将采取强硬的物理措施,以暗示“国家重大措施”可能就是第三次核试验。 在此之前,针对去年12月12日北韩发射远程火箭,联合国安理会23日通过制裁决议案。当天北韩就通过外务省声明表示,将采取强而有力的物理性回应措施,翌日又通过国防委员会声明表示,将进行高水平核试验,以瞄准宿敌美国。这些实际上等于在宣布进行第三次核试验。 当天北韩公开的国家安全及对外部门干部工作会议是之前不为人知的。虽然朝中社只说开会时间是“日前”,但根据报道时间是27日凌晨2时左右这一点推测,可能是26日下午举行。 韩国统一部相关负责人说:“可能是模仿韩美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组织了专门工作组。目的是要暴露一下安理会的制裁造成了非常严重和紧张的局势。有人指出,报道时间(凌晨2时)也可能是特意安排在美国时间中午12时。 北韩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崔龙海、总参谋长玄永哲、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金元弘、党中央军需秘书朴道春、党中央国际部部长金永日、党中央国际部副部长洪承武、外务省第一副相金桂冠出席当天会议。也就是说,军方领导班子(崔龙海、玄永哲)、情报机构最高负责人(金元弘)、核开发总负责人(朴道春)、外交业务负责人(金永日、洪承武)、对美外交业务负责人(金桂冠)等最高领导层集结一堂。 一些观点认为,所谓的“国家重大措施”有可能包括局部挑衅、网络恐怖活动等对韩国的挑衅行为。对此,安全部门相关人士说:“北韩尚未对朴槿惠新政府放弃期待。”分析人士指出,当天统一战线部和侦查总局等负责韩国业务的人士没有出席会议,也为这一推测提供了依据。 另外,中国《环球时报》26日刊登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韩半岛问题专家丁刚撰写的文章。文章中写道:“朝鲜半岛局势对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它有可能会挤压中国按既定战略运作的空间。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实力不断增强的大国,增加战略空间的手段也相应地会有所增加。增加中国的麻烦,就是增加地区和平的麻烦,而最终会变成麻烦制造者自己的麻烦。” 文章以《核弹带不来朝鲜安全 不要给中国添麻烦》为标题,明确指明警告的对象是北韩。文章还指出:“朝鲜的安全威胁不是只来自于境外,国内经济的提升同样有助于巩固其安全。通过开放和发展经济获取的力量,可能比拥有核弹会更让朝鲜有政权的稳定感和国家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