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osts tagged with » 核试验

美国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将是非常错误的选择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5日 消息,美国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将是非常错误的选择 随着联合国安理会发布对朝制裁决议(2087号)后,朝鲜进行新的核试验的可能性浮出水面,外交界正紧急行动起来。韩美两国决定,在忠实履行联合国决议案上提出的对朝制裁方案的同时,还将做出努力使朝鲜放弃新的挑衅,回到对话的轨道上来。 coque samsung s7 现在并没有形成对朝进行追加制裁的气氛。 韩国外交通商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部长林圣男1月24日在外交部大楼会见了正在访韩的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格林·戴维斯(Glyn Davies),就未来的应对方案进行了协议。 两人对朝鲜为反抗安理会决议而表达的“抛弃无核化”立场表示了遗憾。 coque huawei pas cher 戴维斯特别代表在会见结束后于外交部大楼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朝鲜愿意放弃核武器和导弹,回到和平发展的道路,我们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美国仍然对朝鲜敞开着对话之门,愿意与朝鲜进行富有诚意地、可信任的谈判,来切实履行9·19共同声明”。 他强调“朝鲜如果按照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进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措施,美国愿意和6方会谈相关国家及朝鲜一起探索和平的道路。但如果朝鲜进行新的挑衅,将丝毫无益于这一进程”。 对于美国的对朝政策,他表示“美国对朝鲜实行两条政策,尽可能介入朝鲜问题,必要时向朝鲜施加压力”,并补充称“我想强调的是,如果韩朝关系和朝美关系没有持续改善,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善朝鲜问题”。 coque imprimé huawei 韩国政府掌握的消息显示,虽然朝鲜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决议当日发布了抛弃无核化的声明,但美国至今仍不认为韩半岛无核化已经无可挽回。 coque samsung pas cher 对此,韩国外交部高层当局者表示“戴维斯代表明确表示,如果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将是非常错误的选择”,“正如总统职位交接委员会前一天表明的反对核试验的立场一样,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向朝鲜传达决不能进行核试验的信息”。

传金正恩特使抵达中国,是为了试探中国反对核试验的水准?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2月7日 消息,“传金正恩特使抵达中国,是为了试探中国反对核试验的水准?” 被外界认为只剩下何时按下按钮的朝鲜核试验迎来了分水岭。因为据了解朝鲜国防委第一委员长金正恩的特使2月6日已经到达中国。此次特使访问表明朝鲜还在就核试验揣摩着中国领导层的立场。有分析认为朝鲜至少在特使访问期间将不会进行核试验,可能会根据会谈的结果中断或长期推迟核试验。 金正恩派遣特使是因为中方要求朝鲜放弃核试验采取了史无前例的高压。中国多次召见朝鲜驻北京大使池在龙(音)并发出警告性信息,这也是史无前例的。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也达成了“朝鲜如进行核试验,将对朝采取追加制裁”的共识等,美中在这一问题上已经形成了协作的氛围。 有分析认为金正恩可能感受到了向中国领导层直接说明自己意图的必要性。 韩国对此表明的立场也不寻常。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郑承兆2月6日在韩国国会国防委上提出了在捕捉到朝鲜使用核武器征兆时将采取先发制人打击的可能性。郑议长出席了当天的国会国防委员会全体会议,会上当国防委员长刘承旼问道“如果出现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征兆并被韩国发现,韩国是否会不惜引起战争而采取先发制人打击”时,郑议长回答称:“会。” 世界朝鲜研究中心所长安灿日(音)表示:“朝鲜不仅要警惕韩国的新政府,还要警惕美中两国,所以金正恩不可能肆意地进行核试验。” 据掌握的情报,中国还没有就朝鲜派遣特使等事项通报韩国政府。但韩国政府对外说明称韩中两国会为阻止朝鲜进行核试验进行协助,这点很明确。韩国外交部高层当局者透露:“韩中两国在最近的接触中就朝鲜不能进行核试验、韩半岛无核化在今后也必须实现达成了共识。据了解,中国将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说服朝鲜(放弃核试验)。” 1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第2087号对朝制裁决议案生效之后,朝鲜曾在半个月间发出核试验威胁。有分析谨慎认为这可能是朝鲜在探索某种出口战略。韩国统一部当局者表示:“朝鲜的动向和之前的两次有所不同。我们感受到了某种犹豫的氛围。” 2006年10月第一次核试验和2009年5月的第二次核试验朝鲜都是在通过外务省声明表明立场之后的几天之内就实施了。但此次却有所不同,1月24日朝鲜国防委声明中表示“我们即将进行的高水准核试验也将瞄准美国”之后,至今都只是在营造紧张氛围而已。 不过,金正恩相继举行会议并宣称采取“重大措施·决断”,同时再配合以外务省、国防委的威胁发言,威胁水准在阶段性地提高。在咸北丰溪里的核试验场内也和去年12月发射远程火箭时一样,出现了铺设好大型遮光板后又拆除的反复举动,韩国军方判断这是朝鲜在采取扰乱战术。一位对朝消息灵通人士表示:“朝鲜在对中国给出的棒子和胡萝卜进行衡量之后将做出最终决定。”

朝核试验“最后期限”取决于测量仪器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2月6日 消息,“朝核试验‘最后期限’取决于测量仪器” 韩美两国曾预测北韩可能会于本月4日进行核试验。因为当天美国将举行最大的体育赛事——超级碗决赛。但结果并非如此。韩美两国表示:“北韩第三次核试验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很快就会进行。”专家指出,考虑到测量仪器的效用,核试验的最后期限很有可能是本月中旬。 ◇测量仪不能在坑道内放置太久 韩国政府认为,如果北韩想通过核试验向美国发出某种信号,可能会选择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的12日或18日的美国“总统日”,如果是为了对内宣传,可能会选择宣布拥有核武器的8周年纪念日(10日)或金正日诞辰日(16日)。还有人观测称,如果是针对韩国,北韩将在韩国新政府上台的25日前后进行核试验。 关键在于核试验测量仪器的寿命。进行核试验时会在坑道内部的核武器附近和坑道外部分别布设记录仪器,以判断核武器的爆炸过程、爆炸力以及是否成功。测量仪器包括超高速摄像机、热成像摄像机、温度计、气压计等。这些都是尖端机器,不耐潮。韩国国家级研究机构的一位专家表示:“在坑道内布设测量仪器后通常会在两周内进行核试验。” 如果北韩如此前所说的那样,于上月末至本月初期间在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核试验场坑道内部设置了测量仪器,那就必须在本月中旬之前进行核试验。但也有分析称,为了让外界无法预测进行核试验的具体时间,北韩可能另行挖掘了可以放置测量仪器的小坑道,现在还未将各种仪器放入。 ◇美国WC-135侦察机是唯一希望 有人指出,北韩此次可能会进行威力高达原子弹几十甚至几百倍的氢弹试验。韩国国防部对此表示:“北韩2010年曾宣布成功开发了核聚变反应技术,所以一切可能性都存在。”但军方消息人士表示,从目前来看,进行氢弹试验的可能性很小。韩国国防研究院博士咸亨必(音)表示:“根据我们的调查,北韩从未进口氢弹开发所必须的氚,因此可能性很小。”而韩联社却报道称,2010年曾访问过宁边核设施的核专家齐格弗里德•海克尔表示:“(北韩)有可能以钚和高浓缩轴为基础,进行氢弹(核聚变)试验。” 如果北韩进行氢弹试验,威力可能达到100KT(1KT相当于1000吨TNT炸药)以上。第一次核试验(2006年10月)和第二次核试验(2009年5月)的威力分别为0.8KT和2至6KT。 韩国能否迅速、准确地掌握北韩第三次核试验的性质也受到关注。通过地震波无法判断是铀弹头还是钚弹头,因此需要在24小时以内收集核试验后产生的氙和氪等核辐射。这是因为,一天后核辐射的构成比率会发生变化。虽然韩国也拥有收集放射性物质的装备,但却要在几天后才能抵达,因此很难获得有用的情报。韩国和美国计划通过从日本嘉手纳空军基地起飞前往丰溪里前东海的美国WC-135侦察机收集核试验情报。

北韩核试验将改变韩国和东北亚命运

北韩核试验将改变韩国和东北亚命运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2月6日 消息,“北韩核试验将改变韩国和东北亚命运” 韩国候任总统朴槿惠4日会见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时表示:“必须让北韩知道,核试验这一错误行动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朴槿惠指出:“(我的对北政策构想)韩半岛信任程序是在需要对话的时候灵活处理问题,但如果北韩发起挑衅,将坚定、果断地予以应对。”佩里表示:“北韩一定会进行核试验,时间可能会选择朴槿惠就任(2月25日)之前。” 据说,北韩宣布要进行的第三次核试验很有可能与过去不同,采用的不是钚弹,而是用高浓缩铀制成的铀弹。北韩拥有丰富的铀矿资源,可在隐蔽的小型设施内大量生产用于制造铀弹的铀。另外,有迹象表明北韩可能会同时在两个以上的地方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这种试验是为了实现弹头小型化,以搭载在洲际弹道导弹(ICBM)上。 北韩去年12月已成功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如果此次核试验再取得成功,北韩将完成“核武器”和“运载工具”两个部分,成为实质性核武装国。这样一来,北核问题的性质将彻底改变。旨在通过谈判让北韩弃核的六方会谈也将失去效用。 从理论上讲,北核是针对美国本土,但实际上却对驻韩美军基地构成威胁。这里隐藏着北韩的政治算盘,他们想让美国军人处于不可预测的北核阴影下,刺激美国国内的否定舆论,以策动驻韩美军撤离韩国。结果,韩国领土成为北核的潜在使用场所。如果北韩核武装成为既定事实,韩半岛将立刻出现南北战斗力不对称的失衡局面。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让北韩弃核已经不可能,就应该重新部署以韩半岛无核化为前提撤走的美国战术核武器,形成核力量均衡局面。对于这一恐怖的均衡主张,有人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即北韩已经将发射核弹的主导权握在手中,在这种情况下重新部署被美国控制的战术核武器能否解决南北安全失衡问题令人怀疑。因此,接下来就会考虑韩国直接拥有核武器的问题。 如果北核成为既定事实,那么不只是韩国,已经逐渐解除制动装置的日本也将加快步伐讨论核武装问题。如果北核促使整个东北亚地区出现核开发多米诺现象,那么国际社会的《核不扩散条约》机制就会面临瓦解。在应对北核的问题上,一直是美国推着中国,而中国不情愿地参与,但如果北核促使整个东北亚掀起核军备竞赛,中国也会和美国一样焦急。现在北核问题已经成为全球问题、东北亚问题,尤其是攸关生死的安全问题。美国和中国应该和过去有所不同。然而,北核问题的最终当事者还是韩国。朴槿惠需要在这一重大考验中思考如何带领国家前进并做出决断。

朝最快5年实现导弹搭载核弹头 美国心急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2月5日 消息,“朝最快5年实现导弹搭载核弹头 美国心急” 韩国总统李明博4日接受本报采访时就北韩准备在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核试验场进行的第三次核试验表示:“可能会同时在两个以上的地方进行。”这等于是公开表明北韩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导弹搭载核弹头。 ◇北韩或在4、5年内实现搭载核弹头 专家曾指出北韩可能同时进行多次核试验,但掌握最高级情报的军队总指挥公开指出这一点尚属首次。 韩美情报当局表示,核试验次数越多,积累的经验就越多,因此成功实现核武器小型化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北韩此次进行两次以上的连锁核试验,可能会效仿1998年印度和巴基斯坦进行连锁核试验的模式。当年5月,印度以两天为间隔进行了5次地下核试验;受到刺激的巴基斯坦在两个多星期后也以两天为间隔进行了6次核试验。两国均在4、5年后进行了搭载核弹头的导弹试验。 如果北韩成功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就很有可能将这一技术与之前成功发射“银河3号”火箭证明的洲际弹道导弹(IBCM)技术相结合,在4、5年内开发出搭载核弹头的远程导弹。因此,原本认为北韩7年至10年后才能开发出搭载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的美国非常焦急。据悉,韩美国防当局考虑在北韩今后表现出明显的核攻击迹象时先发制人的方案。国防部的一位高层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就(包括先发制人在内的)所有方案与美方协商(军事应对战略)。” 韩国统一部长官柳佑益4日在国会表示:“如果北韩真如我们所担心的那样成功完成最后阶段的核试验,那么今后影响韩半岛安全局势的变数将和过去完全不同。北韩第三次核试验可能是使核武器实用化的最后阶段。”据分析,柳佑益上述言论表明韩国政府目前正以北韩成功实现用于搭载于导弹的小型核弹头的实用化为前提,制定应对战略并改变武器体系。 ◇是否使用铀弹难以确认 记者4日获悉,北韩2009年5月进行第二次核试验时,为了缓解冲击并防止核辐射外泄而将丰溪里核试验场水平坑道的尾部设计成耳蜗型,同时设有9道防护门和3道防护墙。 有人指出,第三次核试验也可能会在这种耳蜗型水平坑道内进行,因此即使北韩进行核试验,韩美当局也很难检测到核辐射,这样就无法确认核试验采用铀弹还是钚弹。韩国国防部当天公开了朝鲜中央电视台2010年9月8日播出的丰溪里核试验场坑道的内部结构图。

“金正恩在核试验项目中排除张成泽…今后负责安抚中国”

韩国媒体 《东亚日报》 2月4日 消息,“金正恩在核试验项目中排除张成泽…今后负责安抚中国” 美俄出身朝鲜问题专家称,朝鲜劳动党第一秘书金正恩在第三次核试验项目中有意排除姑父张成泽(音)党行政部长兼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并且今后委托安抚中国的角色。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院专家曼斯洛夫(Alexander Mansourov)研究员当地时间1日在自己运营的网站“38North”中指出:“金正恩的外交政策记录:主体革命将进行到底”,并且发表了如上的观点。 他展望道:“目前中国也反对第三次核试验,因此金正恩会让在中国有地位的张成泽保持清白并出面安抚中国。”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在金正恩采取重要措施的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会上,16位委员中的一人张成泽发挥了何等角色,而且朝鲜如何宣传或隐瞒这一事实。 曼斯洛夫研究员还表示:“去年12月由于朝鲜远程导弹而导致联合国安理会采纳2087号决议,对此朝中两国出现意见分歧,此时第三次核试验后一旦出现状况,张成泽将成为可获得中国的理解和帮助的最有利人选。” 金正恩在父亲金正日国防委员长过世后仍对美国开展同时使用对话与挑衅的双重战略,因此开展第三次核试验后会提议朝美会谈,而且今年下半年还会拜访中国。 他评价道:“金正恩的外交政策比金正日还顽固、具有竞争性,因此难以预测”,同时还提议:“美国等周围国家需要决定教训朝鲜的行为还是认可朝鲜并通过对话开展军备缩减。” 与此同时,美国国际战略研究所(CSIS) Victor Cha首席研究员当天在美国外交协会(CFR)主页刊登的采访中展望道:“朝鲜若在韩国总统就任仪式前开展第三次核试验,朴槿惠政府可以把它视为‘是和李明博政府道别的一种方式’,可如果是就任以后,那么改善韩朝关系的可能性就会减少。” 近期访朝的美国Bill Richardson前美国新墨西哥州知事在《华盛顿时报》敦促要重新开展美朝会谈,并指出:“会谈像制裁一样是有价值及正当的外交手段,两者可以相互共存。”

朝鲜核试验动向…“金正恩召开军事委员会并下达重要命令”

韩国媒体 《东亚日报》 2月4日 消息,“朝鲜核试验动向…‘金正恩召开军事委员会并下达重要命令’” 准备第三次核试验的朝鲜与表示反对的青瓦台之间的紧张气氛抵达高潮。 朝鲜中央通讯社3日报道称,劳动党第一秘书金正恩召开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并且为了坚守自主权下达重要结论。同时,还首次公开金正恩主宰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会议的图片。上个月26日金正恩亲自主宰“国家安全及对外领域劳务协议会”后,这是第二次公开主宰国家重要会议。政府当局者认为这意味着朝鲜已经开始进入第三次核试验阶段。 该通讯社还称:“会议商讨了可加强军事力的事项和组织问题,而且金正恩同志在维持国家安全和自主权的问题上决定了重要的方针。”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作为劳动党核心权力机构,旗下有军首脑部,还可决定重要的国防问题。由金正恩出任委员长,崔龙海出任军总政治局局长,玄英哲(音)军总参谋出任副委员长。在16位中央军事委员中排名第一的是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音)国防委副委员长。 青瓦台认为朝鲜即将开始第三次核试验,并决定进入24小时紧急应对阶段。青瓦台发言人朴正夏(音)称,李明博总统3日下午拜访青瓦台国家危机管理室并指示道:“政府各部门要监督核试验情况,并采取相应措施。”总统外交安全首席秘书千英宇(音)和国家危机管理室室长安光灿向李总统报告了核试验征兆和挑衅可能性等朝鲜的军事动向。青瓦台工作者表示:“朝鲜已具备核试验所需的技术,只剩下金正恩的决定。本周会是最为关键的一周。” 六方会谈的韩国首席代表任成男(音)外交通商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当天下午急忙拜访中国。任本部长将于4日起接连会见中方六方会谈首席代表武大伟韩半岛事务特别代表等中方高层领导,并磋商针对朝鲜核试验的制止方案及日后对策等。

中国召朝鲜大使强烈要求取消核试验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2月4日 消息,“中国召朝鲜大使强烈要求取消核试验” 随着朝鲜即将进行第三次核试验的观测不断出现,各方都为挽回局面开始了最后的紧急行动。 特别是韩国和中国的动作尤其频繁。多名外交消息人士透露,1月24日朝鲜发布国防委员会声明表示将强行进行核试验之后,中国外交部已经数次召见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消息人士透露“据悉,中国表示,朝鲜的第三次核试验可能导致韩半岛紧张局面升级到无法与过去相提并论的水平,要求朝鲜取消核试验”。 韩国外交通商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部长林胜男2月3日访问中国,开始了为期三天两夜的访问日程。韩国外交部相关者表示“林本部长将面见中国六方会谈首席代表武大伟,就阻止朝鲜进行核试验的问题进行合作”。 韩国国防部与部队高层干部在2月3日周日仍照常出勤,以应对朝鲜的非常情况。韩国军方当局和美国还将在东海岸一带进行为期4~6天的联合反潜演习。参加此次演习的美国“旧金山”号核潜艇与“夏伊洛”号巡洋舰上搭载有射程覆盖朝鲜全境的“战斧”巡弋导弹。“战斧”巡弋导弹曾被用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上,将伊拉克军队化为一片焦土,威力巨大。 韩国当局认为,虽然韩美中三国都做出了各种动作,朝鲜核试验仍然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正在对各种可能性进行探讨。韩国军方相关者表示“我们捕捉到朝鲜设置了辐射测量装备和有线连接等可以充分看作核试验事前准备的举动”,“朝鲜一直保持着只要指挥者一声令下,随时可以进行核试验的状态”。韩国当局掌握到,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的西方坑道(2号)和南方坑道(3号)的核试验准备事实上已经结束。 有预测认为,考虑朝鲜内部情况,朝鲜很可能选择在金正日生日(2月16日)前后进行核试验。韩国统一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全贤俊预测称“朝鲜进行核开发是金正日的遗训”,“金正日的生日时朝鲜最大的节日,朝鲜很可能举行核试验以示庆贺”。 也有观测认为,朝鲜最早可能于2月4日上午进行核试验。2月4日是美国橄榄球超级杯总决赛的日子,选择超级杯(Super Bowl)大赛的时间进行核试验,可以起到最大的对美施压效果。2012年全美观看超级碗决赛的美国人共有1亿1000万余人,今年转播比赛的CBS电视台更是将30秒钟的广告卖到了370万~380万美元(约合40亿2000万~41亿4000亿韩元)的均价。而且,朝鲜已经宣布“核试验和追加进行的远程导弹发射活动目的都是针对美国”(1月24日),因此,为了对美国造成最大影响,很可能会选择美国全境普遍关注的日子进行核试验。 但是,也有看法认为,周边国家反对核试验的努力很可能会迫使朝鲜改变发射计划。朝鲜此次的做法不同于在发布外务省声明之后闪电进行的第一次(2006年)和第二次(2009年)核试验,金正恩似乎有意通过各种媒体报道暗示进行第三次核试验的意思,因此也有分析称,朝鲜此举是在与韩国或美国进行“悬崖边缘”战术。

金正恩“决定国家性重大措施”,可能会现场指挥核试验

韩国媒体 《东亚日报》 1月28日 消息,“金正恩‘决定国家性重大措施’,可能会现场指挥核试验” 据悉,朝鲜劳动党第一秘书金正恩继去年12月的远程火箭发射以后,很有可能会在现场指挥已经完成所有准备的第3次核试验。对此军队当局正在集中监视相关动向。 27日根据军队高层消息人士,军队情报当局认为金正恩会访问位于咸镜北道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地上管制所,亲自认可第3次核试验,还会指挥核试验的全体过程,正致力于搜集有关朝鲜的情报。金正恩在去年12月份也访问铁山郡东厂里导弹基地,下达了远程火箭(银河3号)的“亲笔发射命令”。朝鲜在发射火箭的两天后通过朝鲜中央通信公开了这样的事情。劳动新闻在第一面刊登了金正恩的“亲笔命令书。” 另一消息人士表示:“金正恩很有可能会通过或核试验爆破命令。宣传最高司令官的政治、军事业绩, 将其利用为内部团结和体制强化的宣传战略。”随之韩美情报当局正在周密追踪还会核试验场的朝鲜高层人士的动态。如果金正恩现场指挥核试验的话,党和军队的亲信们很有可能会在事前检验准备情况。这会成为推测朝鲜核试验时期的主要头绪。军队高层有关人士表示:“最近观测到进出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外部车辆及人力的活跃活动。” 对于朝鲜的这些动向,劳动新闻等朝鲜媒体27日一致报道说金正恩主持了“国家安全及对外部门人力协议会”, “表明了将实施世纪性的、高强度的国家重大措施的果断决心。”还报道说金正恩向相关部门的官员提出了“具体的课题”,但是没有表明其内容。 22日(当地时间)联合国对朝鲜制裁决议以后朝鲜发表了外务省、国防委员会、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声明,正在提高威胁的程度,让紧张气氛日趋浓厚。26日劳动新闻公开地表示了强行进行核试验的态度,报道说“核试验是人民的要求,不会有其他的选择。”韩国政府有关人士表示:“阶段性地提高威胁的程度,提高协商能力是朝鲜常用的战术”,“可以分析,公开金正恩召开了‘国家安全及对外部门人力协议会’也是因为这样的战术。” 随着第3次核试验威胁等朝鲜的挑衅可能性越来越大,驻韩美军也表现出了敏感的反应。美国军队新闻《星条》27日报道说,韩美联合司令官兼驻韩美军地令官西曼最近表示了:“担心朝鲜的挑衅,驻韩美军迎来了(在军事上)高度脆弱(high vulnerability)的时期。”根据该报道,西曼司令官上周末在首尔龙山基地举行的美军将士及家人的会面活动中强调说了:“这不是为了吓唬谁,而是俨然的事实。” 驻韩美军首长在美军将士和家人的会面活动中深刻地担忧朝鲜的挑衅可能性、提到驻韩美军的军事脆弱性是非常破例的事情。西曼司令官还表示:“我们要关注非武装地带北边的‘危险人物(dangerous man)’”,“他是最终决定者(this guy is in charge)。”这暗示着对韩挑衅很有可能会在金正恩的亲自指挥下进行。

朝鲜称“将针对美国进行高水平核试验”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5日 消息,“朝鲜称‘将针对美国进行高水平核试验’” 有分析称,朝鲜在1月24日公开表明将针对美国进行核试验的举动,意味着朝鲜的第3次核试验将进入倒计时状态。 朝鲜在以国防委员会(第1委员长金正日)名义发表的声明中表示“无论是朝鲜即将继续发射的各种卫星和远程火箭,还是朝鲜即将进行的高水平核试验,都是针对朝鲜人民的不共戴天的敌人美国”。国防委员会强调“朝鲜将全面进入守护主权的对决战”。这是朝鲜首次共同提到核与导弹的问题,并明确表示针对美国。 国防委还表示“一些本应带头建立世界公正秩序的大国却甘心屈服于美国的强权,毫不犹豫地丢弃了本应坚守的基本原则”,指责了共同参与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的中国与俄罗斯。但朝鲜并未对韩国政府和朴槿惠当选人进行非难。 白宫针对朝鲜的核是瞄准美国的主张批判道“是没有必要的挑衅”。白宫发言人杰.卡尼(Jay Carney)在24日上午(当地时间)发表的声明中称“朝鲜的威胁违反了联合国决议案,只会使平壤更加孤立”。

美中两国一联手对朝制裁,朝鲜就威胁要进行追加核试验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1月24日 消息,“美中两国一联手对朝制裁,朝鲜就威胁要进行追加核试验” 朝鲜1月23日通过外务省声明宣称废弃无核化商讨。这是朝鲜对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银河3号”远程火箭发射的追加制裁第2087号决议案的回应。朝鲜还更进一步宣称将进行追加核试验,韩半岛局势正日趋紧张。即将于下月25日上台的朴槿惠政府从交接委员会斟酌对朝政策的阶段开始就遇到了突变因素。 当天,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15个理事国一致通过的安理会决议案的核心是中断金融交易和禁止海外旅行。决议案中还首次加入了“全面制裁(catch-all)”规定。即疑为核·导弹开发时使用的物品就算未被列入安理会的禁止运输对象,也可根据联合国会员国的判断对进出口进行管制。 主导“银河3号”火箭发射的朝鲜宇宙空间技术委员会和支援武器交易的东方银行等6个团体和卫星发射负责人白昌浩(音,卫星控制中心所长)等4人被列入了追加制裁对象。 特别是决议案中包含“自动介入(trigger)”条款’(第19条),即“朝鲜如果强行追加发射火箭或进行核试验,会采取‘重大措施(significant action)”。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警告道“朝鲜如果强行第三轮核试验,安理会肯定会自动介入进行制裁”。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追加制裁决议案2个小时后,朝鲜通过官方媒体朝鲜中央通讯社公开表示“这是做出了朝鲜半岛不可能实现无核化的最终结论”。而且朝鲜还主张称“将来即使有为保障朝鲜半岛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进行的对话,也不会有商讨无核化的对话”,“因美国的敌对政策,六方会谈9·19共同声明(以废弃朝核为条件,明示改善关系和支援能源等项目的2005年朝美协议)流产了”。接着朝鲜强调称“我们将采取在质量上扩大·强化包含核遏制力的自卫军事力的任意武力应对打击措施”。朝鲜所说的强化核遏制力意味着核试验。朝鲜还表示“我们还将开发发射更多的运输火箭”,表明了将会继续开发远程导弹的意图。 韩军当局掌握到朝鲜事实上已完成了核试验准备。韩军相关人员透露,朝鲜在咸镜北道吉州郡万塔山半山腰上大约500米左右的海拔上挖的2~3号坑道里设置了核试验需要的核物质和测量装备,用土、石子、沙子、石膏、混凝土等材料填埋坑道的工程也已结束。国防部当局者称“朝鲜挖掘的2号和3号坑道保持着随时可进行核试验的状态”。 韩国政治学会会长柳浩烈(高丽大学朝鲜学系教授)分析称“正值美奥巴马第二届政府和中国习近平体制上台之际,金正恩拿出了核与导弹结合的王牌来进行对抗”,“朝鲜开始了可能会面临体制危机的危险赌博”。

韩国情院透露:朝鲜核试验准备就绪

首尔当地时间12月14日,《中央日报》消息称,“韩国国情院表示,朝鲜已做好准备随时可能进行核试验”。 有消息显示,朝鲜在12月12日发布远程火箭之后,正准备随时进行第三次核试验。韩国国会情报委员会的新国家党干事郑文宪议员12月13日表示“国家情报院在情报委员会全体会议(12月12日)上报告称‘朝鲜有可能进行核试验,已经做好了随时进行核试验的准备’”,“ 针对朝鲜可能进行核试验的事件,国情院表示‘如果朝鲜愿意,今明两天就能进行试验’”。 韩国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也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朝鲜已经复原了今年夏天被台风破坏的丰溪里试验场,我们认为,朝鲜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做好(进行核试验的)准备”,“如果有需要,朝鲜就会进行核试验”。韩国军方相关者表示“我们分析认为,朝鲜已经做好了强行进行核试验的准备工作,只要在政治上下定了决心,就能几天内进行核试验”,但他表示“不过现在还没有发现朝鲜准备马上进行核试验的动向”。 在此之前,国防部长金宽镇前一天出席国会国防委员会是曾表示“我们认为,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只要下定了政治上的决心,朝鲜可能在短期内做好准备并进行发射”。 朝鲜在2006年7月发射远程火箭“大浦洞2号”三个月后便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此后又在2009年4月发射“银河2号”的一个月后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据悉,以此为依据,为应对朝鲜在短期内进行新的核试验,韩国情报当局已经强化了对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核试验场的监视级别。 最近,对于朝鲜进行核试验的时间,专家们之间的看法存在很大差异。一直通过卫星照片对朝鲜核试验动向进行分析的美国对朝专家中有人认为,朝鲜可能在明年5月~6月进行核试验。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合作中心(CISAC)的客座研究员尼克·汉森12月12日接受韩联社采访时表示“虽然是否进行核试验最终取决于朝鲜的政治判断,但预计朝鲜将在不远的将来(at any time in the near future)进行核试验”。他认为,朝鲜已经在12月7日完成了丰溪里核试验场附近被水灾破坏的非柏油马路的修复工作,并表示“最近有车辆频繁移动的痕迹”。对于朝鲜制造洲际导弹(ICBM)的能力,他表示“考虑到银河火箭的大小和支持系统等,朝鲜应该能制造出低水平的ICBM武器”。 此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委员乔纳森·波拉克(Jonathan Pollack)在12月13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预计朝鲜很可能在奥巴马总统开始新一届任期的2013年1月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他说“从(核武器)载体来看,朝鲜通过高浓缩铀(HEU)进行核试验的可能性相对大于利用钚进行试验的可能性”。诚信女子大学的金兴圭(音,政治外交学)教授表示“预计朝鲜将会在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任期开始后,在韩国新政府出台之前,也就是在2013年1月至2月中旬之间进行核试验”。 相反,韩国统一研究院的邀请研究委员韩基范(音)表示“ 朝鲜已经通过火箭发射提高了自身筹码,相比马上进行核试验,朝鲜会先观察周边的动向再做决定”,他观测称“预计朝鲜会利用2013年上半年的时间观察对外关系的走向,然后在7月以后进行核试验”。 韩国军方正在探讨将构筑“杀伤链(kill chain)”的计划提前1~2年实施的方案。“杀伤链”是为应对朝鲜成功进行远程导弹发射试验而构筑的导弹攻击体系,韩国军方原计划在2015年之前构建这一针对朝鲜导弹和远程炮的阻击体系,以作为《韩美导弹指南》修正后的后续措施。国防部高层相关者透露“军方计划优先构建‘杀伤链 ’的核心部分——监视侦查能力和打击能力”。 另一方面,新国家党的郑文宪议员和民主统合党的郑清来议员在事后记者发布会上介绍称,国家情报院院长元世勋在12月13日出席国会情报委员会时,针对朝鲜发射远程火箭一事表示“我们推测,朝鲜获得了在三级火箭分离之后变更飞行路径的诱导操纵技术”。 据称,元院长还解释称“三级火箭使用的是导弹辅助引擎,朝鲜此次发射活动同时还带有对2007年未经试验发射就实战配置到舞水端里的导弹进行试验的性质”。对于朝鲜火箭上搭载的卫星是否成功进入了轨道,元院长表示“朝鲜说已经收到了从太空传来了《金日成之歌》,但韩国和其他国家还没有探测到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