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osts tagged with » 反对

传金正恩特使抵达中国,是为了试探中国反对核试验的水准?

韩国媒体 《中央日报》 2月7日 消息,“传金正恩特使抵达中国,是为了试探中国反对核试验的水准?” 被外界认为只剩下何时按下按钮的朝鲜核试验迎来了分水岭。因为据了解朝鲜国防委第一委员长金正恩的特使2月6日已经到达中国。此次特使访问表明朝鲜还在就核试验揣摩着中国领导层的立场。有分析认为朝鲜至少在特使访问期间将不会进行核试验,可能会根据会谈的结果中断或长期推迟核试验。 金正恩派遣特使是因为中方要求朝鲜放弃核试验采取了史无前例的高压。中国多次召见朝鲜驻北京大使池在龙(音)并发出警告性信息,这也是史无前例的。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也达成了“朝鲜如进行核试验,将对朝采取追加制裁”的共识等,美中在这一问题上已经形成了协作的氛围。 有分析认为金正恩可能感受到了向中国领导层直接说明自己意图的必要性。 韩国对此表明的立场也不寻常。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郑承兆2月6日在韩国国会国防委上提出了在捕捉到朝鲜使用核武器征兆时将采取先发制人打击的可能性。郑议长出席了当天的国会国防委员会全体会议,会上当国防委员长刘承旼问道“如果出现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征兆并被韩国发现,韩国是否会不惜引起战争而采取先发制人打击”时,郑议长回答称:“会。” 世界朝鲜研究中心所长安灿日(音)表示:“朝鲜不仅要警惕韩国的新政府,还要警惕美中两国,所以金正恩不可能肆意地进行核试验。” 据掌握的情报,中国还没有就朝鲜派遣特使等事项通报韩国政府。但韩国政府对外说明称韩中两国会为阻止朝鲜进行核试验进行协助,这点很明确。韩国外交部高层当局者透露:“韩中两国在最近的接触中就朝鲜不能进行核试验、韩半岛无核化在今后也必须实现达成了共识。据了解,中国将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说服朝鲜(放弃核试验)。” 1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第2087号对朝制裁决议案生效之后,朝鲜曾在半个月间发出核试验威胁。有分析谨慎认为这可能是朝鲜在探索某种出口战略。韩国统一部当局者表示:“朝鲜的动向和之前的两次有所不同。我们感受到了某种犹豫的氛围。” 2006年10月第一次核试验和2009年5月的第二次核试验朝鲜都是在通过外务省声明表明立场之后的几天之内就实施了。但此次却有所不同,1月24日朝鲜国防委声明中表示“我们即将进行的高水准核试验也将瞄准美国”之后,至今都只是在营造紧张氛围而已。 不过,金正恩相继举行会议并宣称采取“重大措施·决断”,同时再配合以外务省、国防委的威胁发言,威胁水准在阶段性地提高。在咸北丰溪里的核试验场内也和去年12月发射远程火箭时一样,出现了铺设好大型遮光板后又拆除的反复举动,韩国军方判断这是朝鲜在采取扰乱战术。一位对朝消息灵通人士表示:“朝鲜在对中国给出的棒子和胡萝卜进行衡量之后将做出最终决定。”

日澳外长会谈 澳反对修改河野谈话

韩国媒体 《朝鲜日报》 1月15日 消息,“日澳外长会谈 澳反对修改河野谈话” “关于慰安妇问题,安倍晋三首相对拥有苦难回忆的人感到痛心。关于这一点,安倍同历代首相没有不同。”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13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与澳大利亚外长鲍勃-卡尔会谈后,在共同记者会上做出上述表示,以暗示安倍晋三也认同河野谈话。但是安倍晋三在议会选举过程中曾无数次地主张,就强征日军慰安妇进行道歉的河野谈话是错误和失实的谈话。就任后,他还表示要成立专家委员会研究修改河野谈话。 岸田文雄是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做出上述表示的。卡尔明确表示反对修改河野谈话后,有记者问岸田文雄关于河野谈话的立场。当天卡尔在记者会上说,河野谈话是对现代史上最黑暗一页的反省,澳大利亚不希望修改河野谈话。《朝日新闻》14日报道说,卡尔的发言是为了牵制安倍晋三的行动。日本媒体报道说,在卡尔做出上述表示之前,美国政府高层人士也曾警告日本说,如果修改河野谈话,就可能发表声明。卡尔虽然表示要加强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以保障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安全,但他也表示无意封锁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