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ntries posted by Pramod Mathur

让我们点亮未来的灯:泰戈尔和韩龙云的教诲

让我们点亮未来的灯:泰戈尔和韩龙云的教诲

【编者按】东亚地区安全局势正在发生急剧动荡,风波骤起。在根深蒂固的领土争端和民族纠纷并存的韩半岛,北韩核危机也在急剧升温。在这种状况下,韩国、中国和日本作为当事国,都面临着国家领导班子更替时期,正在探索和建立新秩序。The AsiaN携手东北亚历史财团,在韩国、中国、日本新政权出台之际,共同策划和推出了旨在消除东北亚历史悬案与纠纷的国际专家撰稿系列文章。这次用韩文、英文、中文、阿拉伯文等四种语言,共分八次刊载的该撰稿系列文章,将提出亚洲各国专家、新闻工作者对地区悬案的深度观察、分析和解决方案。 人类的历史充斥着战争与征服、野蛮行径。大部分古代亚洲国家都曾经遭受过觊觎领土或者其他物质利益的异文化圈侵略。印度大陆遭受长达1300年的伊斯兰国家侵略。一开始是阿拉伯人,后来蒙兀儿人入侵。再后来就在蒙兀儿帝国灭亡之前的十七世纪,英国帝国主义入侵印度进行了长达90年的殖民统治。 伊斯兰征服印度的过程恐怕是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故事。据说,在1000—1500年之间,大约有8000万名印度教徒惨遭杀害。这简直是企图灭绝具有同一宗教和社会经济地位以及血缘关系的印度土著民的种族屠杀。 但印度并不是经验侵略与征服残酷性的唯一的国家。属于人类最古老文明之一的韩国早在公元前2333年就开始有了历史记录。韩国在历史上享受了长时间的和平生活。然而,1910年被日本帝国主义合并,一直到1945年为止就像印度一样遭受了殖民统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韩国更加灾难深重、国力衰微,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最终分裂成南北两个国家。这也是与英国撤出印度大陆之前,把印度分裂成两个国家如出一辙。 幸运的是两国都拥有着能够拯救国家的优秀哲学家、思想家和作家。他们从逆境中生存下来,显得更加进步和人道主义,体现了渴望进化成慈祥民族的顽强意志。随着民族主义和找回民族特性的斗争意识高涨,1929年成为对两国来说都非常重要的一年。在抗日示威此起彼伏的韩国,当年发生的光州学生抗日运动成为独立运动的历史性转折点。 印度独立运动也到1929年12月达到了高潮。印度民族会议通过了要求从英国完全独立的决议案。接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掀起公民不服从运动。抗议日本警察野蛮暴行的韩国学生也走上了街头。印度青年巴哈哥特·西恩(Bhagat Singh)在国会议事堂散发主张“让聋人也要听”的革命哲学的传单,并投掷了炸弹。 在这种起义和骚乱中,1929年印度伟大作家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 1861—1941)第三次访问了日本。他在东京见到了几位韩国爱国青年和民族主义运动家。他们恳求泰戈尔访问韩国。他批评日本国内出现沙文主义和帝国主义,并以《亚洲的黄金时代》为题创作了一首四联诗。 “早在亚洲的黄金时期, 曾为一盏明灯的韩国, 重新点亮这盏灯的那一天, 你将成为东方耀眼的一道光芒。” 泰戈尔虽然尊敬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但不相信甘地的民族主义。他强烈反对独立运动带有沙文主义形式。这也是让他没有积极投身当年的现实政治后退一步的重要原因。 在周游全世界从事创作活动的期间,泰戈尔并不是孤身一人。与他处于同一时代的韩国伟大禅僧、诗人韩龙云(1879—1944)不停地欣赏、翻译和出版了泰戈尔的诗。韩龙云创作的诗深受泰戈尔的人文主义影响。 印度与韩国摆脱殖民统治得到解放以来,承受了基于政治理念和原教旨主义宗教的沉重的分裂负担。战后两国因为政治、文化上的敌对性和狭隘性最终走向分裂。印度与韩国继续面临着消除内部根深蒂固的偏见,建设一个更加包容的社会环境的课题。 过去60年,世界经历了沧桑巨变。国际力量对比方程式也发生了变化。相对脆弱的国家为了威胁强大而富裕的国家正在依存于核技术这一以避风港。 当今时代媒体引导舆论的关键词就是“人权”。侵略者的行径已经越来越难以正当化,但另一方面经济的殖民地化作为隶属的另一形态登场。印度目前仍然处于分裂状态。虽然两国国民之间拥有相同的历史、文化、文学、识量和血缘,但泰戈尔厌恶的极端沙文主义仍然占据着重要位置。 冷战以后,世界正在形成完全排除顾及社会、文化、人道主义的复杂和崭新的国家关系紧张气氛。巴基斯坦作为充当美国对南亚火力发射台角色的代价得到了美国相当大的支援。拥有中产阶层庞大市场的印度正在同时拉拢俄罗斯人和美国人。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都在强烈依存于核遏制力政策。 南韩和北韩也未能消除两国之间的差距。韩国当选总统朴槿惠说,“韩国及其盟友在加强反对北韩军国主义与核悬崖战术立场的同时,必须提出能够让北韩重新出发的倡议。我们要通过旨在加强经济合作的共同项目、对北韩的人道主义支援、扩大贸易与投资机会等逐渐建立信任关系。”要把这些积极的构想变成现实,需要北韩采取几种积极的措施。 北韩考虑到全世界左翼政治倾向正在崩溃、市场经济压倒世界政治、独裁政治被排斥的严正现实,必须通过新思考和新思维掀起一股新的风气和新的风尚。 同一时代地缘政治学地位和贸易,把泰戈尔和韩龙云等思想家、作家、艺术家的智商热情扔到历史的垃圾桶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南韩与北韩负有洗刷韩半岛年轻知识分子对日本帝国主义统治的梦魇,重拾“重新点亮这盏灯的那一天,你将成为东方耀眼的一道光芒”梦想的共同责任。 对印度和巴基斯坦、南韩和北韩、日本年轻一代来说,真正至关重要的并不是昨天,而是今天。他们在着眼未来、憧憬未来。广大的政界人士应该为年轻一代的期待和愿望采取特别措施。如今通过新媒体已经没有了国界,年轻一代也已经没有了偏见。